石正丽、高福联名发文怼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我反对!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北京时间2月11日晚,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的冠状病毒研究小组(CSG)在医学类预印本发布平台发表最新关于新型冠状病毒命名的论文手稿,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是SARS的姊妹病毒,将新冠病毒“2019-nCoV”正式命名为“SARS-CoV-2”。

2月18日,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复旦大学教授姜世勃等人在柳叶刀官网发表题为《A distinct name is needed for the new coronavirus(新冠病毒需要一个不同的命名)》的文章,文章指出,新冠病毒可能会演变成一种低致病性但高传染性的冠状病毒,这种病毒可能每年冬天都会复发,就像引起季节性流感的病毒一样,因此建议将新冠病毒命名为人类冠状病毒2019(HCoV-19),与SARS-CoV区别开来,并与世卫组织对疾病的命名COVID-19保持一致。

石正丽、高福等人在柳叶刀发表的最新文章表示,SARS是一种疾病的名称,如果将新冠病毒命名为SARS-CoV-2,就是在暗示它会导致SARS或相似疾病,尤其是对普通公民甚至一些病毒知识不多的科学家来说无法区分二者区别。并且,新名称也与疾病名称COVID-19不一致。

他们强调,新冠病毒是一种自然产生的病毒,从基因序列来看,不同于所有其他类似SARS或SARS相关冠状病毒。在生物学、流行病学和临床特征方面与SARS-CoV截然不同。因此,将2019-nCoV命名为SARS-CoV-2确实具有误导性。对于这种引起国际关注的流行病毒,它应该拥有自己的独特名称。

同时,他们表示,新冠肺炎疫情仍在不断发展,一些专家预测新冠病毒可能演变成低致病性、高传播性的冠状病毒,这种冠状病毒可能像流感病毒一样在每个冬季复发。如果是这种情况,SARS-CoV-2名称可能会对社会稳定和病毒流行的国家(甚至全世界)的经济发展产生不利影响。人们对SARS再次流行感到恐慌。旅行者和投资者可不愿意到访有流行病甚至是非典的国家。此外,人们可能还认为,与SARS一样,一旦当前疫情结束,新冠病毒也不会重新出现。因此,人们可能会失去警觉,没有做好在不久的将来预防新冠病毒感染的准备。

因此,为避免误导和混淆,一批中国病毒学家建议将SARS-CoV-2改名为人类冠状病毒2019(HCoV-19)。这个名字可以将新冠病毒与SARS病毒区别开来,并与世卫组织对疾病的命名COVID-19保持一致。

2002年到2003年暴发的SARS给世人留下了深刻印象,甚至到了“谈SARS色变”的程度。新型冠状病毒出现以来,就跟SARS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疫情未明朗时,有8名医生被训诫,到2月9日湖北发布会上,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科研攻关组专家陈焕春院士“口误”称“新型冠状病毒属于SARS冠状病毒”,很多人一直在疑惑,引发几万人感染的病毒,到底是不是SARS病毒?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将新冠病毒命名为“SARS-CoV-2”(字面来看,就是SARS冠状病毒2型),更加深了这种疑惑。

释疑1

新冠肺炎是不是SARS?

SARS是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的简称,2002年到2003年SARS暴发,大部分人的表现是急性肺炎。科学家研究发现,引发SARS的病毒是一种冠状病毒(coronavirus),因此命名为SARS-CoV。

2月11日,世卫组织(WHO)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疾病正式命名为“COVID-19”。总干事谭德塞解释,这个短语代表了2019年冠状病毒病,其中CO代表Corona(冠状物),VI代表Virus(病毒),D代表Disease(疾病)。“这(COVID-19的命名)也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标准格式,可用于将来的任何冠状病毒引发的疾病。”

谭德塞表示,拥有正式的疾病名称很重要,可以防止人们使用其他可能不准确或“污名化”的名称。疾病的命名不应涉及地理位置、动物、个人或群体的名称,同时要明显与疾病有关。(记者注:与之相比,2012年在沙特阿拉伯发现的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命名,就被认为有明显的地域歧视。)

所以,疾病命名已经明确显示,新冠肺炎(COVID-19)和SARS不是一种疾病。

虽然两种病毒都引发肺炎,但随着研究深入,二者在病征上也出现了一些差别。中疾控最新论文显示,早期病例表明,新冠病毒可能不如SARS-CoV和MERS-CoV严重,但是,新冠病毒比SARS-CoV和MERS-CoV更具传染性。

数据显示,新冠肺炎的易感人群年龄偏大,中央指导组医疗救治组专家、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在湖北2月13日召开的发布会上表示,通过前一段一线救治,发现新冠肺炎患者出现严重的呼吸衰竭。和非典相比,这次呼吸衰竭病情进展更快,患者心脏受到的攻击更厉害,救治起来的难度要大。钟南山院士2月18日称,遗体解剖来看,新冠肺炎患者肺的表现和SARS有点不一样,“并不像我们想象的严重纤维化,看起来有一部分肺泡还存在,但是炎症很厉害,有大量黏液。”

冠状病毒研究小组关于新型冠状病毒命名的论文全文也提出,与 SARS-CoV 相比,SARS-CoV-2的名称并非源自 SARS 这种疾病的名称,并且,绝不应该用它来预先定义由它引发的疾病名称,新冠病毒引发的疾病名称将由WHO 决定(记者注:已经确定为COVID-19)。目前新冠病毒有限的流行病学和临床数据显示,该病毒和 SARS病毒的疾病谱、传播方式可能有所不同,用于确认新冠病毒感染的诊断方法与 SARS的诊断方法也不相同。

作为论文预印本网站,BioRxiv官网也有提示,最近收到了许多关于冠状病毒2019-nCoV的新论文,这些是初步报告,尚未经过同行评审。

释疑2

新冠病毒和SARS病毒是什么关系?

中国工程院院士、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科研攻关组专家陈焕春在“口误”后解释,新型冠状病毒属于SARS相关冠状病毒。

据中疾控官网介绍,冠状病毒是一大类病毒,分为四个属:α、β、γ、δ,β属冠状病毒又可分为四个独立的亚群A、B、C和D群。其中,可感染人的冠状病毒,除本次在武汉引起病毒性肺炎疫情的新的冠状病毒外,还有6种,包括SARS病毒和MERS病毒。

在这些感染人的冠状病毒中,新冠病毒与SARS病毒关系最近。《柳叶刀》1月30日发表的两篇关于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论文显示,从遗传学角度来说,2019-nCoV与人类SARS病毒(基因序列相似性约为79%)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病毒(基因序列相似性约为50%)相差较大。

两种病毒关系有多近?冠状病毒研究小组对这篇关于新型冠状病毒命名的论文做了个比喻,具有特定基因组序列的SARS-CoV-Urbani(记者注:这是美国早前公布的SARS病毒的一个毒株)被看作一个人(a single human being)的话,SARS相关冠状病毒就是智人(Homo sapiens)这一物种。论文提出,新型冠状病毒和SARS病毒是姊妹病毒,二者是平行关系。

(image)

论文做出的类比。

那么二者关系有多近呢?根据论文给出的冠状病毒谱树,二者的关系平行但很近。

(image)

SARS相关冠状病毒图谱。

(image)

Beta冠状病毒属图谱。

从图谱上看,SARS-CoV PC4-227毒株与SARS的关系最近,记者查到了2005年发表于美国期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的一篇论文《Cross-host evolution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in palm civet and human》,文中提到了这是一种从果子狸身上提取的病毒毒株。

释疑三

为何命名为SARS-CoV-2?

冠状病毒研究小组的论文提出,从分类学上讲,新型冠状病毒仅仅是SARS相关冠状病毒中的一种病毒。冠状病毒研究小组认为,这和21世纪以来发生在人类身上的两种人畜共患的冠状病毒SRAS病毒和MERS病毒不同,当时这两个病毒是新发现的,与原先发现的冠状病毒都不同。

不过论文也提出,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名称都带有SARS,并不是将这些病毒与人类的特定疾病(比如SARS)联系起来。只是根据该物种中病毒命名的惯例和在物种树中的相对关系,将新冠病毒命名为SARS-CoV-2。

论文还解释了怎样可以算作“新”病毒。

论文作者认为,此前新型冠状病毒之所以命名为“新型”,可能是指这个疾病是新出现的,或者这个病毒与之前所有病毒的基因组并不完全匹配。但是,病毒学家一致认为,疾病和宿主范围都不能完全定义病毒的“新”(或同一性),因为很少的基因组变化就可以减弱病毒或引起宿主转换。RNA 病毒很容易变异,严格来说,经过基因测序的每种病毒都可以看作“新”病毒,但这样就变得毫无标准。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病毒学家将两种具有不同但相似的基因组序列的病毒视为同一病毒的变体。在实践中,通过评估候选病毒与同一宿主的已知病毒或已建立的病毒单系群(通常称为基因型或进化枝)的相关程度来具体确定。

论文在结语中提到,从历史上看,公共卫生和基础研究一直专注于对人类致病的病毒的检测、遏制、治疗和分析,而很少涉及探索和界定其作为物种的遗传多样性和生物学特性。以此来看,SARS-CoV-2在2019年12月作为人类病原体的出现可能被认为完全独立于2002-2003年SARS-CoV的暴发。

虽然 SARS-CoV-2不是由 SARS-CoV进化而来,但是两种病毒对人类的感染都是由未知的外部因素促成的,这两种病毒在基因上是如此接近。如果这两种病毒与其他已知或未知的病毒一起,作为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一部分进行研究,长期来看,人类对这些病原体的理解将显著提高。

释疑四

命名为SARS-CoV-2是否恰当?

新的病毒命名由谁来确定?病毒分类学国际委员会(ICTV)给媒体的回复称,命名病毒不需要官方批准。命名通常由病毒的发现者完成,但偶尔也会得到一个专家委员会的协助。只要科学界接受并使用这个名称,它就会成为事实上的标准。

病毒分类学国际委员会在其官网宣称,ICTV关注的是病毒分类群(即种、属、科等)的名称和命名,而不是病毒的通用名称或疾病名称。 对于一种新的病毒性疾病的暴发,要确定三个名称:疾病,病毒和物种。ICTV只负责确定其物种,世界卫生组织(WHO)负责疾病的命名,病毒学家负责病毒的命名。

但ICTV同时表示,ICTV冠状病毒研究小组是这类病毒的专家,也为病毒命名贡献了他们的专业知识。记者发现,冠状病毒研究小组这篇命名论文署名的17个人中,大部分就职于欧美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只有一人来自香港大学。

此次新型冠状病毒和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各自单独命名,疾病命名为COVID-19,但病毒名称为SARS-CoV-2,很难看出关联关系。作为感染了几万人的病毒,这种病毒和疾病分开的命名已经有学者提出质疑,并提出了多种命名建议。

石正丽和姜世勃此前的建议是病毒命名为“传染性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Transmissibl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TARS-CoV)”,疾病命名为传染性急性呼吸综合征(TARS)。与之前的SARS-CoV和MERS-CoV相对应。

一名生物研究学者告诉记者,新冠肺炎病毒和SARS病毒没有进化上的直接关系,并且与SARS的临床症状有明显区别,现阶段的治疗手段下治愈率显著高于SARS。但是也不能忽视的是作为一种新发现的病毒,其基因组序列与SARS具有一定程度的相似性,因此之前防治SRAS的宝贵经验仍然能够部分被借鉴。

他认为,学术上SARS-CoV-2的命名可以方便研究新冠病毒和SARS病毒之间的类似性,指导未来类似病毒的干预,但是却不能指导这次疫情的防治。

常态 发表评论于
命名“武汉肺炎”很好 - 提醒善良的人们记住中共是如何让这个病毒荼毒武汉人民,湖北人民,中国人民和世界的。

BeagleDog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23:34:26
"这种病毒可能每年冬天都会复发,就像引起季节性流感的病毒一样",听上去太可怕了。如果疫苗不能及时做出来,这个病毒每年都出来流行几个月,60岁以上再加上身体状况欠佳的其他年令段的人,都得被它收去。这一百年医药科学的发展带来的人均寿命的增长也会被它打折扣的。这个病毒应起名叫“法西斯”,把老幼病残都收去了。
BeagleDog 发表评论于
"这种病毒可能每年冬天都会复发,就像引起季节性流感的病毒一样",听上去太可怕了。如果疫苗不能及时做出来,这个病毒每年都出来流行几个月,60岁以上再加上身体状况欠佳的其他年令段的人,都得被它收去。这一百年医药科学的发展带来的人均寿命的增长也会被它打折扣的。这个病毒应起名叫“法西斯”,把老幼病残都收去了。
梦游情伤 发表评论于
这两人应该被监控。怀疑他们成了美国病毒攻击中国的推手甚至有可能是实施者。
bigright 发表评论于
难怪网曝习和普金好久不相互搭理了,俄罗斯为了自己民族的利益这么干,还打死了一个中国病号,更爽屁也不敢放
thumpup 发表评论于
他们为什么反对?因为这涉及病毒来源的敏感问题。他们说病毒是自然产生,但俄罗斯官方已经公布文章,明确指出中国的新冠病毒是人工重组!这篇文章刊登在官方网站,由俄罗斯卫生部长签署,坐实了新冠病毒是中共制造。难怪俄罗斯在疫情爆发后立即决绝地关闭边境,又立即包机撤侨,还扬言把染病的中国人遣送,最新的决定是直接禁止全部中国公民入境,检查境内中国人,因为他们内部已经认定这是生物武器!俄罗斯不像美国,美国发现真相后还要进一步论证,还委婉地跟中共商量希望派专家去现场去调查,俄罗斯直接就采取措施了。没想到关键时候是俄罗斯在背后猛捅中共一刀,也难怪,战斗民族嘛,你偷偷发动生物袭击,老毛子能咽下这口气,还和你温文尔雅?如果有俄罗斯人死了,战斗民族可能会向中共索偿的,中共则可能又偷偷割地赔款。
bopingw 发表评论于
这两个知识分子,关注学术的精力太多了,疫情还没结束,用你们的精力帮着大夫们解决一下疫情吧!
wujiandao 发表评论于
"这种病毒可能每年冬天都会复发,就像引起季节性流感的病毒一样", 石破天惊啊!
jj191 发表评论于
高福这厮还没进监狱?
好酒 发表评论于
这俩货真可笑
LRushBall 发表评论于
无聊不无聊?先好好想办法控制疫情行不?
david720 发表评论于
其实我也不同意新的命名。
应该叫Shizhengli-Xi-病毒
安倍退四 发表评论于
石研究员研制出来的,她应该拥有知识产权,包括命名权
行道堂主 发表评论于
1月3号通报美国,1月7号亲自批示。
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亲自隐瞒!
此后疫情爆发,完全失控。
祸害了全中国老百姓,祸害了全世界人民!
应当立即下台谢罪!
Snowflower11 发表评论于
石真是此地无垠三百两了
Snowflower11 发表评论于
可见这两个科学家曾被SARS吓得不轻,不过这个新冠病毒已让整个中国吓得半死,而且随着危重病人和重症病人难以恢复,现在已有2000多人死亡(实际有很多没有计入),到时估计还会出现很多死亡病例,太多人已造成的心理应激创伤远远超过了2003年,托中央政府的福,还要遮掩,令人怀疑生畏,SARS就是严重急性呼吸道疾病的名称,这次新冠病毒引起的难道还不严重吗?随时都可以听见医务人员感染后绝望的呼声“救救我”,那不是一般的病人矫情发出的声音,是濒临死亡的人的惨叫。
gnyd 发表评论于
石正丽你整天研究可以毁灭全人类的病毒,而不去研究解药,你是人类的罪人。这次新冠比SARS更凶险,应叫SuperSARS.
蘸墨水 发表评论于
应该命名为SARS-P4-1

明年再推出SARS-P4-2
Yangtsz 发表评论于

They know that this will happen every year and they are preparing the world for it.

"新冠病毒可能会演变成一种低致病性但高传染性的冠状病毒,这种病毒可能每年冬天都会复发,就像引起季节性流感的病毒一样,"
"如果是这种情况,SARS-CoV-2名称可能会对社会稳定和病毒流行的国家(甚至全世界)的经济发展产生不利影响。人们对SARS再次流行感到恐慌。旅行者和投资者可不愿意到访有流行病甚至是非典的国家。"
大荣确 发表评论于
武汉肺炎是最好的疾病命名,以此纪念在这场人为灾难中付出惨痛代价的武汉人民。
看客678 发表评论于
如此疯狂的出来狡辩,肯定是被人抓到不可抵赖的证据了
urgentcare 发表评论于
李医生当然不是造谣。你们去他微博上看看。最后公开的除了那个被强迫签名的训诫书。还有一个化验单。上面清楚写着SARS. 而且李医生也说了。病毒还在分型。
Redcheetah 发表评论于
倆害人精!
核桃大头 发表评论于
蝙蝠侠应该含恨自杀。我现在越来越相信五毒所泄露了病毒
双筒枪 发表评论于
novtim2 朋友说的一针见血,确实是为共产党洗地的。 李文亮的之所以说SARS,是因为他引进了另外一个医生根据病理结果上的SARS诊断,所以李医生不是造谣,是确有其事
novtim2 发表评论于
石正丽、高福这是给党洗地来的。特别是石正丽,就要凭借这封信挽救自己了,看来她肯定不会被中国政府调查,因为是条好狗。
为什么这么说呢?一个名字有那么重要吗?还真有! 本次疫情中共最难抹平的就是李医生等8人的处罚。而李医生被处罚的原因是他说有SARS病例发生在武汉。所以无论如何共产党要避免把新病毒说出SARS。所以一直在鼓动WHO起一些奇形怪状的名字; 但是SARS是严重呼吸综合征的缩写,并不针对某一特定基因的病毒,由于是这类病毒式RNA病毒,病毒在每个人身上都会变异,所以这类病毒并没有100%的特定基因序列。 基于这样的科学原因WHO要正名,但是一旦正名,那么群众就很容易看到,李医生一开始就是100%正确的。所以政府要放出超级大狗为他们甜平自己拉的一堆---
orchid 发表评论于
反对有意义吗?去证明它,证明它不是你合成的,不是你制造的,那才有用才有意义!制造了,危及人类的灾难可以当何罪。
Cathy_Bay 发表评论于
命名为“石正丽病毒”好了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肺疾肆虐亿神伤
专家神勇宣布忙:
不像萨斯似流感
年年归来小战狼

无药治,难预防
却有造势要缴枪
待到青壮多病毙
再看一尊梦兴亡





东语西语 发表评论于
病毒学家讨论病毒命名是正常学术活动。如果文章只引用病毒发生学和临床数据,作者提出的新名字HCoV-19是挺好的名字。可惜作者太政治化了。第一段就说“The new virus was initially named 2019-nCoV by WHO.” WHO又不是学术组织。引WHO能证明什么呢?文章写得太defensive了,很像政府的许多做法。让人顿时好感。
moon1210 发表评论于
欲盖弥彰?
爱潜水的鱼 发表评论于
SARS stands for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 新冠引起的死因就与肺功能急性衰竭有关,叫SARS2有什么问题
随心所欲123321 发表评论于
"新冠病毒可能会演变成一种低致病性但高传染性的冠状病毒,这种病毒可能每年冬天都会复发,就像引起季节性流感的病毒一样" 我很惊讶于这两个顶级科学家。虽然同是RNA病毒,冠状病毒的基因是一个30k 的大环,流感病毒是8 个小片段,所以流感病毒的基因交换变异,远远大得多,才会出现年年打疫苗,年年感冒的情况。是谁告诉你“新冠病毒可能每年冬天都会复发”?

再说了,收买了WHO还不够?要称霸到什么程度?

必须要有 发表评论于
SARS的英文意义是症状,不是特指某种病毒,所有能引起SARS症状的病毒,都可以命名为SARS-XXXX,石高两位贵为院士级别的科学家,这点都不懂吗?
枫城俠客 发表评论于
支持本着开放和科学的态度展开讨论。其事这次疫情从传染性、死亡的人数以及对社会的影响都远远超过了SARS,政府在这个时候不应该介意两者之间的关联吧!
总是我 发表评论于
当年给sars病命名的时候,是根据病症,而不是根据病毒的特点。所以sars这个名字不应该是某种病毒专用,而应该是指代一类病症。由类似病毒(冠状)引起的类似病症(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完全可以归为一类,并用加上不同序号,以示区别。WHO的命名是科学的。
LaoxiangPAPA 发表评论于
福高正丽骇人病毒,咋样?
老李子 发表评论于
高蝠前几天说没时间吵架,原来是忙着在柳叶刀上又发了一片论文!
无忌哥哥 发表评论于
病毒该叫啥名字,暂时不懂,但是显然,这事儿也归党领导
俺是农民 发表评论于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从症状上来看并无不妥。
小米干饭 发表评论于
这是他们专家的事情,一般老百姓根本没必要掺和。
onlyanswer 发表评论于
名字不能和SARS产生关联,这是政治任务。
Interread 发表评论于
“SARS-CoV-2” 这名比较好记。 大众知道 非典 SARS,第二次出现更加具有传染性,所以就会更加有警觉以及自己避开与防护的本能。
smeagolrocks 发表评论于
应该叫正丽袍子病毒
yuqinqin 发表评论于
應該叫冠狀袍子毒
老姐 发表评论于
堕落了的中国知识分子的典型。
yuqinqin 发表评论于
真不要臉! 先回答病毒是怎么产生的。中央在知道疫情後為什麼要刻意掩飾疫情再說吧!到現在還在撒謊!死亡人數到底多少?
专灭西崽 发表评论于
这不是成事不足 败事有余吗?低致病性的可能还不确定,高传播性倒是先知先觉,还尼玛肯定每年都复发?非得让各国每年都来一次禁止入境,尼玛安得什么心?纯粹没安好心。国际病毒分类爱怎么分就怎么分,少说两句就那么难受?
fishingworld 发表评论于
名字就这么重要吗?我想大多数人都想知道的是病毒的起源,治疗方法和今后的控制方法。这2个站在最前沿的人整天用心去纠结病毒的名字,而不去找病毒的疗法,真让人流汗了!
柴郡猫 发表评论于
嗨,也还好吧,毕竟外国人命名就喜欢这样,俺们这儿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接到直接SECOND LINE, THIRD LINE 排序,皇室更是就那么几个名字,英法战争期间上不还出现过国王乔治对战国王乔治的事,也没人会认为是自己打自己啦。而且,加了2就意思不是一个,否则加2干嘛,伊丽莎白二世肯定和伊丽莎白一世,不是一个人嘛
FGOT888 发表评论于
楼下有创意!习必读?不会被屏蔽的那种:-)
mirror1 发表评论于
一个人被一个流弹打伤
不去赶快救人
还有闲工夫讨论这种流弹的分类和命名
还好吧 发表评论于
这两个人不是应该被请喝茶了吗?
urgentcare 发表评论于
这次命名上反对是因为上面下了政治任务了。很明显
锦川 发表评论于
应该命名为“习病毒”。
美丽泉水 发表评论于
只有你看得出来吧。基因序列有百分之九十几都一样。唯一不同之处是更容易传染。

栾世清 发表评论于 2020-02-20 08:45:10

人人都能看出这两病毒的截然不同之处!
cake11 发表评论于
如果一开始就叫非典2号,这样老百姓会马上会警觉,带口罩不去人多的地方。现在也不会死那么多的人。一开始叫什么肺炎,误导老百性。这帮恶人,只关心习皇唯稳,不关心老百姓死活,真是丧尽天良!五毒所及习皇是造成这场矿世灾难的恶魔。
发表评论于
本来就是一些网上的流言,现在搞得几十个“科学家”联名在国际期刊上面辟谣,真是开眼了。要说谣言,质疑美国登月的谣言更多也没见NASA官方辟谣过,直到前几年绕月飞船直接排到登月舱。
弱-智 发表评论于

石和高的文章指出,新冠病毒可能会演变成一种低致病性但高传染性的冠状病毒,这种病毒可能每年冬天都会复发,就像引起季节性流感的病毒一样,-----------------年年封, 月月封,每年封一嫉妒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石讲得每年冬天都会复发。
极有可能。

胡阿友2 发表评论于
应该调查病毒所的废弃物处置,实验动物的管理等等,看看有没有试验动物跑了。。。
工夫茶 发表评论于
这个名字好,可以纪念去世的李文亮医生。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现在的很多做法都是在裸奔。

但作为人,挣扎自救是本能反应。

十有八九这二个人会成为这次疫情的责任人。
刚满十八 发表评论于
叫什么都是一回事。有了它就是倒霉。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高福曾被报道出来被纪委带走了。
后来新京报又讲报道错了。
石现在的处境应该也很艰难。
FollowNature 发表评论于
从病毒的基因序列和进化关系, 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的命名是正确的。 国内学者怎么用中文命名都没关系。 但要更改国际的英文命名是没戏的.
lxd 发表评论于
可以理解心情,他们心里搓火:“我们做出来的病毒却不让我们命名”。
Chinaplayer 发表评论于
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党,过去没犯过错,现在也没犯过错,将来更不会范错。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十四亿人民在伟大的共产党带领下:上天摘日,下海捞月,战天斗地,统领宇宙,指日可待!同去们,撸起袖子,干吧!
Doctor11 发表评论于
世卫是政治组织,病毒分类委员会是科学组织,谁对谁错一目了然
stapler123 发表评论于
中国的专家最在乎称呼。都这点了,还这揍行?
渤海 发表评论于
或者“和谐九号”也成。
ytwadk 发表评论于
他们知道如果此次的病毒被美国证实是来自实验室的基因序列重组,就等于中共一直在欺骗世界秘密搞生化武器,刚刚指使27位科学家出来发表声明,这次又来了联名发文,这种行为恰恰证明了中共的恐慌,连出昏招,前一个谎言需要后面多个谎言来圆,到后来就是越描越黑。
ztgp3614 发表评论于
石正丽刚刚证明她在制造可传染人的SARS病毒方面是世界第一权威!现在后悔了。
LISP 发表评论于
她们认为还是SARS的话很丢脸,17年没吸取教训
Moon_cake 发表评论于
无良知识分子, 国难当头做什么了?就知道自己的名利,太自私
kcxie 发表评论于
这里的关键信息是。 ,她认为这个病毒会每年冬天都有复发。 这个非常可怕。
urgentcare 发表评论于
如果要反对的话那么连COVID-19也要反对了。因为D表示disease 也不完全是病毒本身的名字了。
nyfan 发表评论于
包子应该给这俩二货发包子大奖,这次疫情让中国摆脱发展中国家,直接步入发达国家行列!
kokuhorose 发表评论于
死了两千多人了,一个中国CDC主任没见操心现在中国老百姓怎么度过难关,到操心起未来世界各国人民的认知问题?

您在家隔离闲得发慌了?

Goldwang 发表评论于
这二货还在争名夺利
FGOT888 发表评论于
中国政府宁可被人看成两次犯不同的管理错误,也不愿被人看成两次犯同一次错。这些科技人员也是政治高于一切,成为爪牙,所以才有他们的今天。
静松 发表评论于
当与政治和种族挂钩的时候,学术也会变的丑陋。
bbbbtttt 发表评论于
楼下泰傻同志起的名字好。
newtux 发表评论于
拿英中字典查一萨斯是什么意思再来反对。

~~~~~~~~~~
栾世清 发表评论于 2020-02-20 08:41:44
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不科学!

新冠病毒的症状和传染方式明显不同于萨斯!

觉得应该号召世界科学家们一块来反对此萎员会。
kokuhorose 发表评论于
高福主任是不是应该干点更重要的事儿!


Dingxiang 发表评论于
这种时候,居然有时间精力长篇大论为个病毒的命名去扯皮,真是冷血到了极致!
元芳发言 发表评论于
好, 中国人敢说“No”。 哈哈
FGOT888 发表评论于
SARS是一类病,不是一种病。仔细对照一下英文单词意思。
泰傻 发表评论于
别吵了,新官状训诫型病毒,就这样定了。
barryv 发表评论于
欲盖弥彰。为党洗地,鞠躬尽瘁。
老姐 发表评论于
太奇怪了,新冠"有可能"发展成…跟现在起个名字有毛关系? 石,高二人应该自省自己在武汉事件中该做没做的事。
逐风 发表评论于
中国这个疾病中心主任不是忙着治病救人,而是花费大量时间写论文和讨论无关紧要的问题。无语。
Interread 发表评论于
觉得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挺专业可靠的。不懂专业。 凭普通人的感觉。
bluetag 发表评论于
石正丽觉得自己的成果被侮辱了,这明明是自己的原创,怎么被取了个像山寨货的名字?
秦城典狱长 发表评论于

真相曝光前的垂死掙扎

Science_东岸01 发表评论于
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的冠状病毒研究小组(CSG)在医学类预印本发布平台发表最新关于新型冠状病毒命名的论文手稿,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是SARS的姊妹病毒,将新冠病毒“2019-nCoV”正式命名为“SARS-CoV-2”
=====================
中国官方肯定极其不愿SARS字眼出现在武汉肺炎名字中
别忘记,那8个医护人员受罚就因为“SARS”
即使被平反后,官方的解释依然是“虽然他们的SARS重现说法有误,但...”
现在定性为SARS等于为那8人完成理论正名
也意味中国官方进一步挫败,成了对那8人正确举报的毫无根据的政治打压
dumbttt 发表评论于
看来李文亮造谣的罪名是最高层给他定的。
不允许的笔名 发表评论于
这么努力,还在圆"李文亮造谣有人得SARS"那个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