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女生网购"古曼童"并在家供养 律师:卖家或涉罪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疫情放假期间,韩女士发现上初二的女儿婷婷在家里供奉着一个脸上画着符咒的娃娃。为了防止父母察觉,婷婷把娃娃藏在了房间衣柜里,每天凌晨悄悄起床跟娃娃对话、上香、供奉食品饮料。

让韩女士担心的是,女儿不仅仅供奉娃娃,还购买了佛牌、迷情蜡烛、降头粉等物品一同“供奉”。在家长一再询问下,婷婷告知这种娃娃名叫“古曼童”,在“古曼童吧”中有不少中学生都在养,能助她实现愿望。

根据韩女士的反映,澎湃新闻记者近日以“古曼童”、“降头粉”等关键词搜索多个电商平台,发现京东、拼多多、淘宝、闲鱼上的多个店铺或用户在售“古曼童”,“降头粉”卖家则集中在闲鱼平台。

其中京东商城上,卖家多将“古曼童”作为吉祥物售卖,介绍称有看家、护院、成愿功效。淘宝、拼多多和闲鱼平台上,部分卖家将“古曼童”作为带有“灵体”的许愿灵物,称供养能实现各种愿望。闲鱼平台上,有卖家对“降头粉”介绍称,放在他人食物中,可使对方迷失心智,对“下降头”人言听计从。

澎湃新闻记者就此事联系了淘宝客服人员和闲鱼一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售卖“古曼童”、降头粉均违反了平台规定,是不允许的,已经着手整治。

4月13日,澎湃新闻记者发现,在闲鱼平台搜索“降头粉”、“古曼”等关键词已经无法检索出相关产品。在淘宝平台,“古曼童”、“降头粉”关键词也已经被屏蔽,但搜索“古曼”,淘宝仍有部分相关产品。同日,拼多多平台客服人员表示,上述声称“坟场入灵”的“古曼童”属于国家明令禁止销售的商品,“我们平台也是不允许销售的,我们会根据规则对商家和商品进行严肃处理。”

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邢鑫表示,降头粉属于封建迷信产品,国家禁止销售,“古曼童”作为一种吉祥物,如果被宣称有“灵体”、许愿奇效,也属于封建迷信产品,售卖上述产品商家或涉嫌非法经营罪、诈骗罪。建议平台加强监管并采取必要的处理措施。



此前在闲鱼平台搜索“降头粉”出现多个相关产品,目前已无法搜到。

中学生入坑“古曼童”,有专门贴吧分享经历

初中二年级的婷婷在家里供奉“古曼童”的一个月以来,每天晚上12点都会准时在房间内点上蜡烛,并打开门窗通风。

婷婷妈妈韩女士最先发现家里有烧香味道,但家人都不信佛,家里也从未烧过香,“我以为是从外面飘进来的味道”。但在疫情隔离期间,韩女士发现家里每到深夜就会传来一股浓浓的烧香味,渐渐让她起了疑心。

一天晚上,韩女士再次闻到烧香味后起床查看,发现婷婷房间房门大开,香味正是从婷婷房间里飘散出来。进屋查看后,韩女士在婷婷的衣柜里发现了一个形象诡异的娃娃,“满脸画着符号,旁边摆放着一瓶油和一瓶粉,还有一幅裸女图,当时我们家里人都吓坏了。”韩女士说。

经过询问后韩女士才知道,每晚婷婷都会给娃娃点上蜡烛“供奉”,为避免被家长发现,就打开门窗通风,把味道散净。婷婷告诉韩女士,娃娃叫“古曼童”,连带着油和旁边的“降头粉”,都是从闲鱼平台买来的。

网络上的信息称,“古曼童”是东南亚地区所特有的事物,也被称为“金童子”或“佛童子”,使用不同的材料制作成孩童的样子,并经过高僧或法师加持而成,部分“古曼童”号称在制作时使用已故小孩骨灰、骨头等物品。

“我也是上网查了才知道,养‘古曼童’就类似于我们国内的‘养小鬼’,说能实现一些愿望,太恐怖了。”震惊之余,家人扔掉了娃娃和这些物品。

婷婷为什么要买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她点燃蜡烛在祈求什么?又把“降头粉”用在了谁身上?这些问题让韩女士百思不得其解,但女儿执意不说,只是说自己经常逛“古曼童吧”,很多中学生都在样,里面有人将她拉进了古曼童的QQ交流群。

在婷婷所说的“古曼童吧”里,澎湃新闻记者发现,有不少分享养“古曼童”经历的用户自称中学生。其中有一名用户在贴吧里介绍,他常常会带着“古曼童”去学校,在做试卷的时候把“古曼童”放在口袋里,脑子里常常会突然冒出正确答案。

韩女士说,她在“古曼童吧”里以购买者的名义发言后,被拉进了一个“古曼童”微信群,群里不仅有卖家销售“古曼童”,还售卖佛牌、迷情蜡烛、降头粉等产品,价格从几百到几千元不等。

“他们一般会在群里沟通好,然后通过淘宝或闲鱼平台拍卖,或者用微信转账付款的方式销售。”韩女士说,群里的卖家都很谨慎,有的卖家在闲鱼平台上有多个店铺,经常在群里通知更换店铺拍产品。此外,群里还会偶尔组织群员凌晨一起念咒,称之为“共修”。

韩女士告诉澎湃新闻,婷婷不仅买了“古曼童”,还购买了佛牌、迷情蜡烛、降头粉等产品,至少花费了四五千元。“群里卖家告诉我,佛牌里是尸油和小孩头骨,而降头粉放到你想控制的人饮食里,会有各种奇效。”这让韩女士很气愤,“这些东西卖给没有辨别能力的未成年人后,会造成什么后果?想想就十分可怕。”

更令韩女士担心的是,婷婷的降头粉后被发现时已使用过,但婷婷不愿意告诉家长细节。

卖家称产品从泰国代购入境,有致幻迷魂效果

婷婷告诉韩女士,她所购买的“降头粉”叫“神内鸦妃”,需配合一瓶油状物使用。经查询,韩女士发现这是一种类似“迷情药”的粉末,她怀疑女儿有早恋迹象。而这些产品的购买渠道,来自闲鱼平台。

澎湃新闻记者在闲鱼平台以“降头粉”为关键词搜索,发现了多个售卖降头粉的卖家,价格从0.1元到数千元。其中一款标价为800元的“鸦妃降头粉”介绍称:“该降头粉内含108种草药,有一定小比例的情降迷魂材料,用法术控制后会爆发出猛烈效果,会让对方迷失心智,言听计从……”

还有一些“降头粉”被制作称巧克力的形状“方便使用”,并介绍:“掰开一角放到食物里就可以啦,一块可以用很多次!”功效中介绍,该产品有致幻迷魂效果,让对方打心底喜欢,甚至逆转仇恨为喜爱,甚至可以改变对方性取向。

在闲鱼平台上,大多数卖家宣称降头粉为草药制作,效果超群,用法大多是放在对方食物或者饮料中,仅需一点点就可达到难以想象的效果。

澎湃新闻以买家身份私信其中一位“降头粉”卖家,对方称产品标价1元,实际售价850元,货源均为泰国代购,并介绍称自己上周亲自试过,效果“还蛮不错”。问及使用方法,该卖家表示要“加入水或食物里”,10分钟以内就会见效。

澎湃新闻记者也在京东、拼多多、淘宝等电子商务平台进行相关搜索,未搜到有售卖“降头粉”的商家,但有在售“古曼童”的店铺。多数店铺将“古曼童”以吉祥物、纪念品等性质售卖,但部分淘宝和拼多多店铺将“古曼童”描述为带有“灵体”的许愿灵物。

一位拼多多卖家在产品详情中介绍:“入有路过胎粉,孕妇胎肉,内铸宾灵碎骨……坟场入灵,运用7种不同功效的独门秘术加持,以超强鬼法阵符护体,帮助人缘大旺、招揽异性缘桃花缘,非常非常灵验的!”产品售价988元,显示已有296人想买。

澎湃新闻私信询问一家淘宝“古曼童”卖家时,他声称“古曼童”内部均有“8-9岁独立灵体,很懂事”。询问养“古曼童”方法时,该卖家介绍,需每日上香、诚心祈祷,并购买一些零食、饮料打开后放置在旁边供奉,“最好平时多陪他说话”。对方表示,供养得好的“古曼童”效力很大。

在经澎湃新闻记者投诉后,4月13日在闲鱼平台已经无法搜索“古曼童”、“古曼”、“降头粉”关键词。淘宝平台也屏蔽了“古曼童”、“降头粉”关键词,但搜索“古曼”,仍能在淘宝售卖“古曼童”的卖家。

4月13日,拼多多平台客服人员表示,上述声称“坟场入灵”的“古曼童”属于国家明令禁止销售的商品,“我们平台也是不允许销售的,我们会根据规则对商家和商品进行严肃处理。”

律师:卖家涉嫌非法经营和诈骗,平台有义务监管

淘宝客服人员就此事回应澎湃新闻时表示,在淘宝平台售卖“古曼童”、降头粉均违反了平台规定,将会在1-3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同日,闲鱼平台一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介绍称,对于巫蛊、诅咒一类封建迷信商品,闲鱼与淘宝天猫平台均明确不允许进行交易,上述“古曼童”、降头粉均属于此类禁止交易产品,“我们三个平台都是共享阿里集团的治理技术和系统,对于这一类违反交易规定的产品,一经发现都会进行下架处理,甚至封号,也会将涉及的关键词及时补充到我们的算法系统中。

该负责人表示,闲鱼平台从未放松过对灰色地带的治理,对于存在异常的商品,平台会通过关键词提取、算法识别等方式来进行检测,同时也会配合人工审核。但由于平台每日上架产品及交易量较大,无法完全屏蔽所有禁止售卖产品。

“像这种产品也是属于我们的正常认知之外,是比较偏门的,工作人员也很难在初期就把关键词补充到算法之中,再加上有些商家在售卖的时候会利用谐音或者减少某一个字,就增加了平台的审核难度。”他介绍称,虽然加强监管后仍存在一些“漏网之鱼”,但平台治理之类禁止售卖产品态度很一致,一经发现立即下架处理。

对于售卖降头粉等商品的卖家,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邢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商家或许已经构成了非法经营罪、诈骗罪。

“国家保护个人合法的宗教信仰,但同时也禁止封建的‘迷信活动’,即利用鬼神观、宿命观等方式,以欺骗大众、索取钱财为目的的活动。”刑鑫认为,“古曼童”作为一种吉祥物无可厚非,但被宣传有“灵体”、许愿奇效、需每日供奉,就属于封建迷信产品。而“降头粉”作为一种巫蛊之术产品,也应禁止售卖。

他指出,根据国家宗教局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治理佛道教商业化问题的若干意见》第五条规定,非宗教活动场所、非宗教团队、非宗教院校和个人设立的互联网宗教信息平台不得组织宗教活动,不得开展“网上烧香”、“网上礼佛敬佛”德国活动,或售卖佛道教衍生商品。

因此,刑鑫表示,卖家在电子商务平台出售佛道教衍生商品和封建迷信物品已经属于从事非法经营活动并扰乱市场秩序。

“商家利用被害人信任,使其认为‘古曼童’、降头粉具有超乎寻常功效,骗取钱财,也属于诈骗罪。”刑鑫说,如果售卖的产品确实通过代购方式从国外带至国内销售,或许还涉嫌走私罪。

他建议,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在发现平台内的商品有损消费者安全的质量问题、涉嫌违法,或者不具备相关经营资质时,应当采取暂停营业等必要的处置措施,同时报告给有关部门。

刑鑫介绍称,我国《电子商务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行为,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

因此,他指出,电子商务平台应对非法销售的商品加强监管并采取必要的处理措施。若消费者购买了非法销售产品并对生命健康造成伤害,可认定平台没有对消费者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消费者可依法追究平台的相应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