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法院宣告死亡的上海男人 惊现安徽街头且脑梗昏迷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钱先生以前是上海航空设备厂的车工,后来辞职经商,公司倒闭后欠了一屁股债。可是钱先生仍然心怀发财梦,他告诉妻子自己要去海南岛东山再起,谁知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20年前,钱先生抛下妻女远赴海南淘金,20年中杳无音讯,被法院宣告死亡。然而20年后,钱先生突然现身,突发脑梗昏迷在安徽池州街头……所幸被人送到池州市人民医院紧急抢救,捡回了一条命。



2月4日,疫情管控人员通过他随身携带的身份证和上海方面核实后,把他送回了上海。如今,钱先生已经58岁,患有严重的脑梗后遗症,生活也无法自理。这些天来,他常因没有家人探望而经常默默流泪。



静安寺街道社会救助管理所通过公安网上为他寻找亲属,可是钱先生的弟弟在得知哥哥还在世时,却直接对街道工作人员表示,自己既不会认这个哥哥,也不会将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母亲。



而钱先生的妻子说,9年前钱先生已经被法院宣告死亡,如今怎么可能突然死而复生呢?



静安寺街道救助所联合司法所工作人员和后援律师找到钱先生的妻子刘女士家中了解情况,刘女士介绍,2011年,也就是丈夫失踪14年后,原夫妻俩名下的房子旧改,她便向静安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宣告丈夫死亡,后来也拿到了宣告钱先生死亡的判决书,不过如果钱先生真的还活着,势必会面临夫妻共同财产的归还和分割。那么医院里躺着的人,是否真是刘女士失踪的丈夫呢?

刘女士坦陈,突然听说丈夫可能死而复生,一家人都惊得心神不宁。



在刘女士家中,救助所工作人员拿出钱先生现在在医院的照片请刘女士辨认,没想到钱先生妻子看到照片后,竟然惊呼这个人不是失踪的老公!

刘女士和家人的否定让大家心里一沉。如果躺在病床上的人真的不是钱先生,那么他又是谁?出于稳妥,静安寺司法所项所长建议刘女士亲自去社区卫生中心当面辨认一下。

到了医院,刘女士马上前往钱先生的病床前,刘女士仍然一口咬定这不是她的丈夫,而躺在床上的这位钱先生嘴里含混不清,也不知道在说着点什么。后援律师张玉霞试着询问只有夫妻两人知道的细节,帮助刘女士核实钱先生的身份。



钱先生对之前的一些生活细节,回答都快速准确,这也把刘女士弄懵了。最终后援律师提出,确定身份,还是得通过DNA鉴定来进行。

虽然在和妻子的相认过程中,钱先生一直言语不清,但特勤员明显感到,他似乎在回避着什么。于是在等刘女士离开后,特勤员留下来又跟钱先生沟通了一次,钱先生承认,他认出来刚才的刘女士就是他的妻子,而20年来他有家不回,也并非是因为和妻子没感情。

钱先生告诉特勤员,他之所以不回家还有一个原因——因为妻子没有为他生一个儿子。



钱先生说,虽然多年来没有与家里联系,但是房屋动迁等大事他都略知一二。因为愧对妻子和女儿,他从来没有想过拿回本应属于自己的房产份额,5年前因为多年在外打拼却没有挣到钱,他从海南北归上海,隐姓埋名四处打工,直到在安徽街头突发脑梗,晕倒在地。



钱先生说自己在海南这些年挣了50万,一部分自己用掉了,另一部分后做生意来被人骗掉了。如今躺在病床上,想到自己离开20多年,对女儿没有尽任何责任,而现在重病还将牵连到妻女,他心里只剩下愧疚。



而对于一个已经被法院宣告死亡的人,当务之急是要通过司法鉴定先确认他的身份,如果他确实是钱某本人,社会救助部门将会给他应有的一些医疗补助和最低生活保障。



律师指出,如果钱先生已经没有行为能力,那恐怕还涉及到一个指定监护人。同时,他的财产如果在之前已经被继承或被分配掉的话,可以返还的应当予以返还,无法返还的部分也应予以适当的补偿。


从社区卫生中心进行辨认回家后,刘女士便与女儿商量进行亲子鉴定以确认钱先生的身份,不过女儿显然还没有原谅这个缺位20多年的父亲,她情绪很抵触,不愿意配合做司法鉴定。

而钱先生的弟弟早就明确表示,他不想认这个不负责任的哥哥,更不会把哥哥回来的消息告诉母亲。那么究竟谁能和钱先生进行亲子鉴定呢?还有什么办法能确认钱先生的身份呢?《法制特勤组》还将继续关注。

小馨妈 发表评论于
重男轻女的现世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