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准国际社会忙于防疫 缅甸军政府再展开种族屠杀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缅甸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COVID-19,又称武汉肺炎)目前相对来说仍算轻微,仅有85人确诊染疫、2人病故。军政府部署军人协助防疫,但人权组织指控,军政府不但没有协助境内罗兴亚人防疫,甚至加大攻击力度,杀死逾40位罗兴亚人。

罗兴亚人所在的若开邦(Rakhine)中一些武装组织呼吁,缅甸军政府停火,应专注对抗疫情。


缅甸妇女联盟(Women's League of Burma)秘书长海瑟尔(Naw Hser Hser)指出,「虽然政府目前在防止武汉肺炎的流行,但是军方同时强化对若开邦、钦邦(Chin)、克伦邦(Kayin)和掸邦(Shan)等地区少数族群的武装行动。」

《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报导,缅甸国防军(Tatmadaw)数10年与掸邦北部和克伦邦东部地区、欲从缅族控制中央政府独立的武装组织进行军事冲突。人权组织指出,军政府在这些地方仍持续发动攻击、侵犯人权。

报导指出,缅甸国防军在生活条件贫困的若开邦和钦邦,针对若开军(Arakan Army)提升攻击力道,该反政府武装组织是由佛教徒组成,诉求是为若开邦的少数族裔争取更大程度的自治,也曾与克钦独立军一起对抗缅甸国防军。

联合国呼吁全球停火 军政府却升级战火

在疫情肆虐之下联合国已呼吁全球停火,缅甸境内的武装团体也要求暂停攻击行动,但是军政府针对少数族裔的军事行动仍持续进行。

各国使节和社会公民团体担忧,若缅甸境内爆发大规模武汉肺炎疫情,对生活条件落后的邦来说,简直是一场灾难,除了公共卫生体系将不堪负荷之外,也没有足够能力筛检新冠病毒。

由于担心疫情扩散,掸邦和若开邦的主要的几个武装组织曾于1日时,提出延长单方面的停火协议直至4月底,克伦军也要求缅甸国防军宣布全国性停火协议。

但是一直以来视「若开军」为恐怖组织的缅甸国防军批停火协议不切实际,国防军发言人绍敏通(Zaw Min Tun)批评武装组织先前根本没遵守停火协议。

13日有一张地上满布尸体的照片被上传至网路,地点是若开邦境内一处村庄「Kyauk Seik village」,照片在网路上引起广范讨论。人权讨体指出,军方从基地发射炮弹后,导致8位村民丧命,但是国防军称这一是一则「假新闻」。

在这场攻击行动中失去3个侄儿的多依安(Thar Doe Aung)表示,「这不是一则假新闻,只有我们遭受痛苦的人知道发生什么事」,他说3个侄儿被葬在一个坟墓,「我的姊姊快疯了!」

缅甸军政府蓄意攻击少数族裔平民

类似的军方攻击行动,也发生在钦邦,7日有7人在军政府的攻击行动中丧命,包含一名3岁孩童。马来西亚的非政府组织「若开资讯中心」(Arakan Information Center)自2019年军政府攻击升级后,就一直监看当地情况,该组织指出,2020年截至目前为止,就有121位村民因此死亡,单单在4月初已有45人死于战火。

报导指出,2019年军方和少数族裔的冲突,共计造成140位平民丧命,但相较之下,2020年的平民死伤人数大幅上升。而且在军政府的限制之下,外界很难独立验证这些消息是否正确。

「在国际社会的忙于防止武汉肺炎扩散的同时,军政府却利用这个机会发动军事行动」,「若开资讯中心」的负责人尼尼因(Nyi Nyi Lwin)说,「我们看到直升机和战机蓄意攻击平民,这是为了要削弱若开军的支援。」

尼尼因认为,未来几周情况还会恶化,因为5月初是雨季,缅甸国防军可能会在那时缩减军事行动规模。他说,「若开邦的人们因为武汉肺炎感到非常焦虑,也充满不确定性,但是他们最害怕的仍是战争。」

一名来自若开邦古城谬杭(Mrauk Oo)古城的49岁妇女,也在2019年的一次战火中受伤。她说,自己好几次都跑去邻居家的防空洞躲避,那是一个令人窒息的地洞。

联合国难民署表示,自2月起观察到平民死伤人数有大幅上升的趋势,其中一份3月底发布的报告指出,至少有21位平民3月初在若开和钦邦边境战火中死亡,还有1 万多人在这段时间流离失所。

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厅(United Nations Officefor the Coordination ofHumanitarian Affairs, OCHA)指出,过去一年中,累计有7万人在军政府和若开军的武装冲突中无家可归。

观察人士指出,军政府和若开军的冲突已为这些贫穷地区,造成2017年缅甸政府血腥扫荡逾7万罗兴亚人之后的另一场混乱。联合国表示,双方交战过程以无辜平民为攻击目标的行为,已经构成战争罪,必须即刻停止。

记者报导遭指控为「恐怖份子」

缅甸军方将暴力冲突的责任归咎于若开军。发言人绍敏通说,驻扎在若开邦的军人,十多年来一直在协助、照顾并且保护平民。他说,「在若开军出现之前,若开邦非常平和」,但若开军出现后,双方交战,因此就会造成国内流离失所的情况。

除了武装冲突,缅甸政府对新闻记者的迫害行动也增加,近几周甚至封锁关于种族冲突军事行动的相关报导。《缅甸之声》(Voice of Myanmar)的总编辑采访若开军(Arakan Army)的报导出刊后,也遭缅甸政府指控为恐怖主义。

警方还突袭位于若开邦纳林加拉(Narinjara)的办公室,并于3月31日短暂拘留3名记者,新闻网站遭政府以「散布假新闻」为由而被封锁。而自2019年6月若开邦、钦邦等几个冲突地区的网路就被切断,这也导致武汉肺炎的防疫工作更加困难。

hagerty 发表评论于
这真的要怪当年英国的殖民者,把孟加拉穆斯林硬搬到缅甸这个佛教国去。放眼世界,穆斯林除非自己就在本国是老大,哪个能和其他种族宗教的和平共处。
我不是愤青01 发表评论于
中国应出手保护在缅的华人,保护华人聚居地免受政府军的骚扰
lostman 发表评论于
这些落后国家的老百姓真苦,去年去了一些东南亚落后国家,那里的人都很老实,不知道为什么高种族清洗,太可怜了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