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史诗级妈宝男,吓坏了全日本!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无论是今年年初的孙杨听证会事件,去年的热播剧《都挺好》中的苏明成,还是前年《我家那小子》中因妈妈火了一把的朱雨辰,似乎每隔一段时间,关于妈宝的讨论都要卷土重来。

即使到了2020年,有关“妈宝男”的话题依然常看常新。

当然,被这个问题困扰的不仅仅是我们,与我们“山川异域,日月同天”的友邻日本,也免不了为了妈宝们而苦恼不停。

“与母亲像恋人般的妈宝男急增中”

日本风俗业从不缺传说。

今年早些时候,日本abema tv接到了一位风俗娘的来电,称自己最近遇上从业以来最奇葩的客人。

这位客人约莫30岁,是和母亲一起来的。

因为人到中年仍是童贞,他的母亲请求风俗娘说:“可以稍微给我儿子一点自信吗?我家儿子就拜托你了!”让见惯大场面的风俗娘也慌了神。

更令人错愕的事情还在后头。

接着,这位母亲竟跟到了床前,在整个云雨过程中替儿子加油打气。儿子也在关键时刻回应母亲:“妈妈,我好舒服。”



“怎么样?感觉舒服吗?”

对于风俗娘来说,这个夜晚实在太漫长。终于达到生命的大和谐后,这位老母亲抱着儿子老泪纵横:“你真是太努力了呢!”并支付了风俗娘几十万日元的高额小费,称她为儿子的恩人。

这对母子的骚操作,不仅震惊了全日本30万风俗娘,也让整个节目组瞠目结舌。

但这个男人并不孤独,节目组又采访到了一位至今仍会和妈妈一起洗澡的33岁东大毕业男nauta。



nauta肉身已经成长成人,但精神世界却未发育完全。

对于一星期和妈妈共浴一次这件小事,他觉得并无不妥:“洗澡的时候不是可以轻松地聊聊天吗?我是这么想的。”



更离奇的是,和母亲共浴的机会,还是nauta和两个弟弟竞争得来的。

除了心灵上没断奶, nauta在财务上也依赖着母亲。

虽然顶着“东京大学毕业生”这样的高配光环,但年过而立的他,如今依旧只靠打散工、做家教勉强维持生活,月入大概7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500元) 。



Nauta的父亲是医生,母亲是全职主妇,家庭条件属于中上水平。

在日本,即使是普通大学出身的毕业生,平均月收入也很少有低于20万日元的。nauta的月收入可以说是严重拖了校友们的后腿,甚至连东京的房租都付不起。

但不要紧。nauta每个月都能从父母那里领到2万日元的零花钱,足够应付买衣服、剪头发等日常开支。

他承认,自己确实能“感受到妈妈的支配”,就连要买什么颜色的衣服母亲都会插手,但他并不想反抗。他将家庭比喻成一个团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他负责的正是“听妈妈的话”。

用他自己的话说:“也是有所付出的呢。”



“作用:负责听妈妈牢骚的人。”

当然,节目组做这个节目,并不是为了博人眼球,而是留意到现在日本社会里“轻度妈宝男”的现象越来越普遍了。

根据明治安田综合研究所2016年的统计,日本当今一代年轻人与父母一辈相比,没有叛逆期的人增长了14%,达到了42.6%。与此同时,男性和妈妈的亲密度有显著增长。



杂志《女性自身》的「ママっこ男子」妈宝男专题:不争,不抢,不反抗。泡沫时期的母亲与平成一代的儿子形成了恋人一般的亲密关系。

NHK的冷知识节目



“只和妈妈两个人的约会是理所当然的。”

富士电视台专题节目“与母亲像恋人般的妈宝男急增中”,一个17岁的男生表示:“会(和妈妈)一起去买衣服什么的,偶尔还会一起睡觉。”



富士电视台「とくダネ」专题节目“与母亲像恋人般的妈宝男急增中”

还有人把一天的生活,事无巨细地向妈妈汇报。恋爱话题,也只和妈妈探讨。



还有带着妈妈去韩国留学的案例,“走到哪都要带着时尚的妈妈,哪怕是同学聚会”。

就连大学的老师也笑着表示,这种带着妈来上学的还是头一回见到。



因为在韩国租的单间比较小,两个已经成年的儿子只好和陪读的妈妈挤在一起睡。

就像“现充”一样,日本互联网上出现了“妈妈充(ママ充)”的称呼,专门形容那些“生活因为妈妈而充实”的儿子们。

这种现象,对于昭和时代出生的中年人来说,几乎是无法想象的。

富士电视台曾经街访过几位40到50岁的大叔:

“有和母亲一起拍的照片吗?”

“没有。”



富士电视台「とくダネ」专题节目“与母亲像恋人般的妈宝男急增中”

一位39岁的大叔坦言,上一次和母亲合照还是自己6岁的时候。



并且是因为小学入学式,循例留个纪念。

也有大叔表示:“就算要拍,也尽量避免肢体接触哦。”



富士电视台「とくダネ」专题节目“与母亲像恋人般的妈宝男急增中”

大叔们如此避讳是有原因的。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日本社会就曾掀起过一场关于妈宝男的大讨论。在他们一代人看来,和母亲太亲密是件羞耻的事。

初代妈宝急先锋

在日本妈宝男发现史上,1992年是里程碑式的一年。这一年,日本TBS金十档开播了一部日剧《一直都爱你》,让“妈宝男”这个陌生的词儿,第一次进入到日本民众的视野里。



日剧《一直都爱你》,一个“母亲宠爱儿子、精神虐待媳妇”并成功吓坏全日本的家庭伦理剧。

剧情设置很简单,在婚庆公司上班的女主美和,通过相亲认识了冬彦 —— 冬彦是东大高材生,毕业后又在一流银行工作,可以说是无可挑剔的社会精英。

短暂交往下,美和觉得冬彦虽然内向,但却很温柔,一次美和因为感冒卧床不起,冬彦还前去嘘寒问暖,操起锅铲为她做饭,一下子击中了美和的寂寞芳心。

顺理成章,两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但直到真正相处起来,美和才见识到这个精英男的真面目 —— 妈宝男。

一次吃完美和做的早饭后,他抽动嘴角朝妻子瘆人一笑:“味噌汤真糟糕啊,把味噌换一下吧,问我妈妈就好了。”



剧中,冬彦觉得美和做的饭菜不合胃口,特意打电话将远在仙台的妈妈叫到东京来给自己做顿饭。

新婚小俩口本应干柴烈火相看不厌,但冬彦每天回到家后,不是把自己关房间里打电动,就是摆弄母亲送给他的蝴蝶标本,对新婚妻子不理不睬,甚至不跟美和同床。

慢慢地,美和察觉到,丈夫和婆婆的关系非比寻常:遇到不顺心的事,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打电话给母亲;难过的时候,他会像婴儿一样,抿着嘴发出“んんん~(嗯嗯嗯)”的声音,甚至会骑上母亲送他的木马玩具玩自闭。



这让美和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透明的。



冬彦边骑马边对美和说:“我不会原谅你!”因为过于变态而成为该剧名场面之一。

事实上,冬彦的种种怪异行径,都和母亲悦子脱不开干系。

冬彦成长在单亲家庭,母亲悦子扛起了所有的育儿责任。她总是无时不刻出现在冬彦的身边,对他无微不至,呵护有加。



剧中另一变态名场面:冬彦被路人碰倒擦伤了手指,悦子能立刻当街帮儿子吸吮手指止血。

冬彦的人生就是在母亲的指引下前进的 —— 上学、就业,甚至相亲时对美和表现出来的种种温柔举动,幕后指挥官都是母亲。

这种控制一直延伸到他的婚姻生活里。就像好莱坞反派一样,母亲会不定期地在小夫妻两人之间掀起波澜,逮到儿子和儿媳出去吃烛光晚餐却不带自己,便借机生闷气。

长期生活在这般地狱淬火中,美和精神逐渐崩溃。她和初恋洋介越走越近,试图从中求得一丝慰藉。

这件事,很快就被没事就跟踪妻子的冬彦识破,但他不明说,只是态度越发恶劣,时不时在家里摔东西、剪窗帘。



冬彦还有一个属性:跟踪狂。他会暗中观察美和的一举一动,并用摄影机偷拍下来。

积怨已久的美和终于爆发,决定要跟冬彦离婚。冬彦当然马上去跟母亲告状。婆婆转即利用私人关系向亲家公施压,威胁让相熟的银行停止对美和家店面的借贷。



冬彦因为对妻子感到不安而在母亲的怀里撒娇,发出呜呜呜的委屈哭声。

在调解陷入胶着时,美和收到了一卷录影带。影片中,冬彦哭着向美和求复合,并表示不会再只听妈妈的话了。为了表决心,他甚至辞掉了银行的工作,并破天荒地告诉母亲:尽量不要再来家里了。

妈宝回头金不换,美和见此心一软,决定再给冬彦一次机会。

当年的日本观众都以为这就happy ending了,结果编剧一个反转,将全日本打了个措手不及 ——

得知儿子失控后,悦子幽幽地说:“美和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忠诚,只有妈妈是最爱你的人。”这波精神控制大法一招致胜,让冬彦再次回到母亲的控制中。

可母亲却死活不答应冬彦和美和离婚,她甩了儿子一巴掌,说出了那句至今仍让日本观众一哆嗦的金句:

“听妈妈的话就对了,从小到大一直是这样对吧,没有妈妈你什么都做不好,你想要的东西,妈妈什么都买给你,电脑和蝴蝶标本都是。美和也一样,是妈妈让你和美和结婚的,绝对不能丢掉妈妈给你的东西。”



剧情至此,这个震惊全日本的“究极妈宝男”被载入了电视史册。

大胆出格的剧情设定,加上伊藤润二风的台词和表演,让《一直都爱你》一飞冲天成了当年的黑马强作。随着剧集的播出,一场关于妈宝男的大讨论蔓延到日本的各个角落。



一次电视企划中,冬彦的扮演者佐野史郎出门搭地铁,引来了同车乘客的瞩目,足见其国民度之高。

那一年,“妈宝男(マザコン)”成了年度流行语,万千涉世未深的姑娘们,第一次知道了嫁给妈宝男的后果有多可怕。学界还出现了“冬彦さん研究会”,学者们开始讨论男性的自立问题。

此外,报纸刊物也紧跟风潮,乘势推出了有关“妈宝男”的测试专题;电视节目则推出了全新板块:寻找你身边的冬彦。



1992年8月7号,日本某生活杂志推出了专题:“结婚以后就晚了!测试一下你的那个他的妈宝程度!”

还靠妈妈养,只好听妈妈的话

如今1/4个世纪过去,冬彦的荧幕形象早已褪色,但日本社会对妈宝男的批判,却并未随之而消散。

打倒妈宝男的呼声仍不绝如缕,尤其是女性 ——

“同居时,他总是说妈妈的味道什么的,感觉很烦。”

“因为妈妈说过‘要一直留在本地’,就即便是升迁都会拒绝掉。”



日剧《深夜的奇葩恋爱图鉴》:“你那么喜欢你妈妈做的饭的话,就往你妈妈的胸上撒点汤汁颗粒,一辈子吸奶吧。”

在日本某恋爱网站上,甚至有人用血泪经验总结出“无法忍受的男友8大恶心行为”:

和妈妈频繁短信;

给妈妈买内衣;

对母亲的称呼是妈妈;

有啥事马上和妈妈说;

和自己约会相比,和妈妈的约会更优先

……



日本人大都在中学以前称自己的母亲为“ママ”(妈妈),成年后一般会叫“お母さん”(妈)。

三句话不离妈、只听妈妈的话……种种精神上的巨婴行为,都让日本女性避之不及。

“妈宝”问题也反噬着男性。

日本性精神疾病专家阿部辉夫研究发现,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男性“性交厌恶”患者激增,很多患者以母亲的标准来挑选妻子,最终导致男性在长期同居后产生了“乱伦”意识,继而拒绝性交。



也有部分日本企业留意到年轻社员过于依赖母亲的现象,为了降低新人离职率,公司会像学校一样,建立起家访制度。

出现这个奇局,并不意外。

青年研究学者原田曜平发现,千禧年后的日本青少年们,好像越来越不叛逆、越来越会“读空气”了。究其原因,离不开泡沫经济的破裂。缺乏资本的年轻人,根本就叛逆不起来。

他们一出生便见证大企业倾颓更迭、父母突然被裁员和减薪,因此,“家长不再是他们会反抗和怨恨的对象,反而成了他们会去怜悯和庇护的对象”。

薪资冻涨,未来不明,这代人也不再像父辈一样向往东京、迷信进了大企业就能一辈子衣食无缺。

由于经济不景气,他们的平均收入不如上一辈,这就导致一些人毕业多年仍离不开父母的庇护。

骆驼早已在地上躺平,变相学会了抗压。对于他们而言,以家为中心,半径5公里的范围内,生活就已经很完整很充实了。



NHK节目《所さん!大変ですよ》就发现,目前日本18岁到34岁的单身男性中,有70%和父母一起住。

与此同时,少子化问题让日本的妈妈对孩子倾注更多的关心 —— 无论是每天早上给独自生活的儿子打morning call,还是替儿子参加网络招聘考试。

子女们也乐于在妈妈们构建的安全网里撒娇。毕竟,她们是日本赫赫有名的“美魔女”一代,经历过五光十色的“泡沫时代”,习惯于追逐流行新鲜事,完全打破了以前那种只会围着围裙、绕着锅台的母亲形象。



种种因素叠加起来,便指向了这样一种家庭格局 —— 说白了,不只是mommy’s boy,daddy’s girl也在剧增,只不过,后者隐藏得更好罢了。

和家人相处融洽是好事,但过于密切的家庭关系依旧不被专家看好。在他们看来,母亲的长期庇护,不一定会让孩子刀枪不入,有时反而会亲手造就了他们的阿喀琉斯之踵。



2018年,日本发生了一起妈宝男杀妻事件。从小被母亲溺爱着长大的弥谷鷹仁,在母亲的帮助下杀死了自己结婚6年的妻子。

那么,母亲到底应该参与孩子的人生到何种地步呢?

关于这个问题,不妨来回顾一下《一直都爱你》的高潮部分 —— 被逼到绝路的冬彦,一气之下砸掉了母亲送他的电脑和蝴蝶标本,然后捡起了地上的玻璃碎片,扎向了母亲。

他站在血泊中,冷静地告诉美和:

“这样,我和你才能自由。”

那一刻,冬彦似乎才想起来,这一生,终究是一个人的旅程。

参考资料 -----------------------------

[1]「母親は最高ですよ」マザコンと考える”親子共依存” 思春期知らずの愛

[2]母と息子のニッポン論 品田知美 晶文社

[3]過剰に母親と仲が良い「ママっ子男子」の出現,原田曜平[博報堂ブランドデザイン若者研究所リーダー]

[4]なぜ若者たちは「マザコン」化するのか?いまだかつてない、「母?息子」関係

[5]「マザコン殺人」を機に考える、親が“子に対する責任”を手放す適切なタイミングとは? 野千鶴子著「マザコン少年の末路」

[6]「ママっ子男子」とかいう新世代(?)の男子ジャンル【画像】

[7]「息子の初体験は私が!」暴走する“ムスコン”母はなぜ生まれる,秋山謙一郎 [フリージャーナリスト]

[8]高畑裕太は甘やかされ過ぎたのか,「仲良し母子」と「ムスコン」の間

[9]息子が理想の彼氏!?ムスコン母の異常すぎる愛情

[10]【マザコン男】恋人か?ドン引きしたマザコン男とその母親のゾクっとする話 10選

[11]義父母デスノート

[12]旦那デスノート

[13]母子で嫁の遺体を遺棄、マザコン銀行員の悪評

[14]進藤悠介の再婚理由はマザコン?

[15]サラリーマン平均年収の推移

[16]溫和的叛逆者:訪《叛逆青年經濟》作者原田曜平,木村順子

Leah_lee 发表评论于
disgusting
pupudelaclichy 发表评论于
啃老是这种关系的经济基础。
漂亮姑娘 发表评论于
所以女同性恋人数飞跃上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