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遇到“渣男”,登记好了却不想结婚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黄女士:我女儿今年27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但从去年到今年,我们仿佛做了一场难醒的噩梦。

女儿大学毕业后回到嘉兴,在汽车行业工作。在这个以男人为天下的行业里,女儿凭借自己的天赋与勤奋,很快爬上了门店副经理的位子。

在工作中,她认识了一个叫小军的汽车维修工。小伙子身材健美,脸庞俊俏,加上动手能力强、社交能力强,很快赢得了女儿的芳心。两人进展速度很快,去年国庆节期间,小军向我女儿求婚。

女孩子最吃浪漫这一套,小军虽然是从江西的农村里出来的,但情商相当高,也知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的道理,恋爱期间给我女儿买了不少衣服、首饰等,我女儿是牢牢被他吸引了。

可是,所有这看似甜蜜而美好的一切,都随着求婚成功慢慢走向反面,他的真面目也随之揭开。

求婚成功之后,小军第一时间通过微信朋友圈向同事和身边的亲朋好友公布了喜讯,宣誓了对我女儿的“主权”,因为当时还有好几个很优秀的单位男同事都对我女儿有好感,不得不说,小军的情商是挺高的。

两个星期之后,小军对我女儿说,他的母亲身体不好,这段时间需要住院治疗,每天的花销都是上千元,他的经济压力有点大,希望女儿伸出援手。

我女儿被“停在了杠头上”,未来的婆婆生病需要钱,不拿点出来总觉得说不过去,担心今后的婆媳关系难处。于是,我女儿就拿了5万元给他。

结婚的事情被排上了日程。婚房是首要的,小军到嘉兴工作还不到5年时间,没买房,手头也没啥积蓄。我女儿打算买一套南湖新区的房子,总价在120万元左右,除去贷款,现金缺口在20万元左右。小军答应自己去东拼西凑,拿出10万元来,但他的要求是,房产证加上他的名字。

120万元的房子,他出了不到十分之一的钱,还想把名字加上去,我是不同意的。小军很会打感情牌,他特地避开我们做父母的,单独给我女儿上演了一出动情戏码。他说,之所以要加名字,是因为不想被老家的人瞧不起,不想让人说他是上门女婿、吃软饭的。我的女儿很善良,设身处地为他一想,就答应了他的要求。

2019年的最后一天,小军说,这是特别的一个日子,是一个辞旧迎新的好日子,就这样,我女儿稀里糊涂地跟他去领了证,两人成了合法夫妻。紧接着,没过几天,他们又快刀斩乱麻地把买房、拍婚纱照、预订酒席等一系列事情都给办了。

突如其来的疫情弄得所有人措手不及,回老家过年的小军到现在还没回嘉兴复工。我女儿打他电话,他就说,母亲身体情况糟糕,家里需要他照顾,至于什么时候回嘉兴,也没个准信。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上个星期,我女儿终于忍不住“杀”到他家去,小军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让人气不打一处来。我女儿很生气地问他,究竟什么时候回公司上班?他说,想辞职了。

当时,我女儿都快蒙了,之前的阳光大男孩,经过了一场疫情怎么就变成了眼前如此颓废的样子。顺着话题接着往下聊,我女儿惊愕地发现,他摆明了就是不想结婚了。

现在回想起来,之前发生的一切,就是这个骗财、骗色、骗婚的渣男设下的圈套,他先后得到了打败其他竞争者的胜利感,得到了城市里的房子,得到了一段怎么样也不亏的婚姻……现在好了,我那善良的女儿面对如此残局,该如何收场?

万姐有话说:对方到底是不是骗财、骗色、骗婚,从黄女士的讲述中很难判断。究竟是渣男设下圈套,还是两人的感情出现了问题?不深入了解,也很难下定论。但值得反思的是,恋爱一定要多相处,多方面了解对方的为人,千万不能被感情冲昏了头脑,多听听家人和朋友的意见和建议,因为他们比较冷静和客观。在走进婚姻殿堂之前,一定要确定,对方就是那个值得信赖值得相爱相守的人。

N晚报记者 韩瑜超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