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万粉丝50万个丈母娘”是种什么感觉?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一个人的快乐,叫独自开心。

当这种开心,让看到的人受感染而快乐,就叫阳光。

当这种阳光,被媒体平台传播,就成了正能量。

如果不是使用快手发布短视频和直播,刘珈宁的成长轨迹可能和大多数学长或小伙伴一样:在东北一所不知名技术学校,不为人知地一天天过着;时不时为学费和生活费犯愁;郁闷地看着别人撒狗粮秀恩爱,毕业后在本省或南方某个城市找个月薪三五千的工作……

阳光少年初长成

一个高大帅气的学生,在快手视频里舞蹈、唱歌不装不作。刚起来,绝对是纯爷们;反串起来,SAO得连女人都拍马难及。在妹妹面前,是抗风遮雨的大哥;在老爸面前,是幽默平等的哥们;在爷爷奶奶面前,是孝顺逗乐的乖孙。

2001年出生的刘珈宁,是辽阳市一名普通中专学生。

珈宁最初开快手号(昵称:宁宁;快手号:ljn16688),纯属好玩,本色“出演”。记录的只是自己的各种日常生活:即兴的非专业舞蹈,大众KTV水平的歌声,甚至带着中二气质的各种逗比动作……



短视频拍摄的地点,有课间的教室、食堂、运动场,家里的客厅、卧室、厨房。

视频中,除了珈宁自己,就是身边的同学和亲人:情愿或者不情愿出镜的同学,灵动善舞的妹妹,少言寡语的爸爸,经常和臭孙子斗智斗勇的奶奶,越看(宁宁)越欢喜的准丈母娘……无一例外的是,他们不仅不反感被宁宁“强带入”快手视频,还常被宁宁逗得满脸堆笑、哭笑不得、不能自已……

发布第一个短视频作品后不到3个月,珈宁的快手号粉丝就突破100万。珈宁也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中专生,成为一个走到街上会有人主动打招呼要求合影的“名人”。甚至学校老师都出面找他谈话,“你拍快手,学校不支持,不反对,只要不影响校容校貌”。



两年攒出50万“丈母娘”

使用快手后,不到两年时间,珈宁上传了400多个小视频。珈宁当初自己都没意识到,这种高于常人的舞蹈节奏感、带动感和搞笑天分,尤其是乐观阳光的青春模样,让观看的老铁们觉得这就是一个随时可以玩在一起、让人爱恨交加的邻家玩伴、隔壁臭小子、捣蛋大暖男……

当其中的某一个视频,被老铁们观看后,非常高概率地被点赞。然后,发现者进入珈宁的作品集,从头看到尾,一口气撸完几百个短视频。再然后,就是关注,各种评论沉淀在他的第一个作品“佛系蹦迪”留言区。



这些留言评论中,有纯点赞的,有大胆示爱的,有追忆青春的,还有恨子不成“宁”的妈妈们,更多的是主动出击的“准岳父母”们。

“真希望我儿子也这么阳光,帅气”。

“我儿子这样我会开心死的”。

“这姑爷我先预定了”。

“我闺女长大后嫁给你”。

……

生活中往往缺啥就想补啥关注啥。尤其是遇到这样一个乐观、阳刚又多才多艺的男孩。于是他百多万粉丝里,慢慢潜伏了大量的“丈母娘”。通过宁宁的视频评论区可以看出,“妈妈粉”和“丈母娘粉”占了评论区的绝大多数地盘。有老铁统计过,“差不多一半‘丈母娘’”。

在珈宁的短视频下和每晚的直播的中,“准岳父母”们或私信或评论,或直接发来闺女照片,或在珈宁的直播间公开表白。

珈宁所在的中专,本就男女生比例极其悬殊。珈宁所在班级的36人中,清一色的男生。

如何让这些荷尔蒙爆棚却青春无处释放的少(SAO)年们支持、配合自己拍短视频?珈宁确实费了一番心思。最后,他想了一招:“来吧,出镜吧,万一有人相中咱了呢?”

然而,当班上同学们还在苦苦寻求脱单的路上,珈宁已经悄咪咪地恋爱了。

为了不刺激这些“丈母娘”,宁宁的异地网恋悄咪咪地持续了半年。直到疫情期间的某一天,珈宁在自己的快手号里“官宣初恋”,发布女友星星的照片并置顶。

那一刻,评论区炸了。



“不敢相信,这个活宝竟然恋爱了”,当“最佳女婿”成为别人家的姑爷,反应最激烈的是“准岳父母们”。于是,他(她)们急了,怒了:

“完了,我没女婿了”。

“丈母娘们失恋了”。

“哎,宁,我这岳父是没机会了么”。

“不!我不同意”。

“接受不了,我还想在丈母娘的梦里多待会儿”。

“我不同意,我还想当丈母娘呢”。

……

那些或曾经暗恋或直接告白过的姑娘们的留言则心态各异,有好事者留言总结为“你让那些偷偷喜欢你的女孩子们情何以堪啊”。

玩出来的更多可能

珈宁的每个视频,都洋溢着乐观开朗,给观看者带来快乐。

珈宁从小就和妹妹跟着爷爷奶奶在辽阳农村长大。直到那年珈宁9岁,妹妹3岁,他们才到辽阳城里和父亲生活在一起。父亲含辛茹苦工作,供兄妹俩读书、生活。家境说不上宽裕,父亲在城里租住10年房子。2019年,才用积攒了多年的钱付了首付,贷款买了新房。

在中专读书,每年的学费,每个学期的生活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在快手开直播开始赚钱前,珈宁会利用周末或假期去学校附近的饭店、奶茶店打工。每天工作12小时左右,每天的收入只有50元。

当珈宁的快手粉丝突破100万后,每晚7点半开始持续3个多小时的直播,能给他带来比以往假期工丰厚得多的进账。

这是珈宁之前不敢想象的变化。自己有了收入,可以不再向家里要学费、生活费,还能给妹妹买好吃的,买新衣服,买学习用品,给零花钱,甚至还有结余上交给父亲……

珈宁的成绩稳定,在班上中等。珈宁说,如果没有快手,参照往届学长们毕业后的工作去向,珈宁基本就两个就业选择:留在省内进工厂的月薪大约三五千,到南方的可能有小一万。这离他在25岁之前替父亲还清房贷、再在辽阳或者沈阳买套房的梦想差距实在太遥远。

快手号的开通和靠直播打赏赚钱,让珈宁的未来发展有了新的可能,比如做主播、做电商。

在快手火了之后,曾经有皮草经销商找到珈宁,希望他在直播里帮忙带货,按照销售分成。珈宁思考了很久,最终没有接单。

“怕掉粉”,珈宁这样说。他也知道,自己受粉丝们喜欢的根本原因,是自己自然、乐观、能感染人让人开心的力量。

曾经有一段时间让珈宁郁闷不已。官宣初恋后,有各种各样的留言,粉丝和直播观看人数增长缓慢,甚至出现一定程度的掉粉。

珈宁也只能把这些郁闷放在心底,“关注我的,我都把他们当做亲人。亲人当然会全力支持你,但偶尔肯定会骂你,甚至嫌弃。这时候,你能怎样?”

珈宁觉得自己是时代的幸运儿,通过快手这样的平台,不仅能在不影响学习的前提下赚钱养活自己,减轻家里的负担。还能更多接触这个社会,认识不同的人,包括自己的女朋友。“哪怕是哪天自己老了,不再玩快手了,还是能在快手里找到自己的青春,找到自己同学的当年模样”。珈宁说。

我冇醉 发表评论于
此风气要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