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儿一孙被枪杀 老太追凶12年主犯终落网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2007年2月24日,正月初七,河南泌阳县铜山乡,常桂香老人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子,在一次纠纷中被人持猎枪打死。这些年,常桂香的生活全部围绕着案件,她学会看法律文件,一个人在各个部门之间来回跑,从泌阳到郑州,再到北京,“为儿孙追凶”,直到去年9月马某付被警方抓获。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红星新闻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007年2月24日,正月初七,河南泌阳县铜山乡,常桂香老人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子,在一次纠纷中被人持猎枪打死。

过去10多年,涉案人员陆续伏法,四位从犯分别判刑。然而主犯马某付一直在逃,判决的赔偿款也并未获得。此后12年,常桂香老人辗转多地,“为儿孙追凶”,直到去年9月马某付被警方抓获。

△马某付被抓获

据媒体报道,泌阳县公安局民警经过多年努力,在东莞市成功抓获泌阳县铜山乡“2007.2.24”故意杀人案头号主犯马某付,为该起持枪杀3人的重大命案的侦破画上了一个句号。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从被害人家属律师周兆成处获悉,马某付故意杀人案已经移交法院,他于4月29日去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阅卷,并提交了《刑事附带民事诉状》。案子将在之后开庭。

因坡地承包权发生纠纷,持猎枪射杀3人

在泌阳县邓庄村马家与高家相距不远。据该村前任村支书史先生介绍,发生纠纷前两家人偶有来往,像村里的普通老百姓一样。

2006年,两家人因小缸窑东岭坡地承包权发生纠纷,村里没办法协调。马某付、马某贵到泌阳县人民法院起诉高家,同年11月10日县法院对两家进行调解,调解后高家将约5.5亩荒地转包给马家种,马家要支付相应的钱和粮食。

据常桂香的孙子高生回忆,荒地转包后马家不仅不给任何钱和粮食,而且还在地里乱挖,他们家就想着在地里种上树木,化解纠纷。

2007年2月23日,高某录、高某、高某立等十人到小缸窑东岭上种树苗,第二天再去时发现树苗被拔掉、折损。高生说,发现树苗被折损后不久,就看到马家几个人骑着几辆摩托过来,一边走一边骂“整死你们”。现场的另外一个人记得,马家一行人穿着黑色的西服、皮鞋跑过来,前面几个人拿着铁锹,马某付拿着猎枪。

△案发现场

泌阳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中显示,2007年2月24日10时许,马某付、马某谦、马某贵、闫某政、李某忠携带铁锹,其中马某谦携带一支单管发民用猎枪。双方在小缸窑东岭相遇并发生斗殴,过程中马某付从马某谦手中夺过猎枪,朝天鸣放一枪后分别向高某录、高某、高某立各打一枪。

高生当时也在现场,哥哥高某中枪后用手扶着伤口,一边站起来一边让他快跑,随后高某又被打了一枪,再也没站起来。高生说,高某录骑着摩托赶到,看到高某倒地,就说了一句“马某付,有话咱好好说。”说完之后,就挨了一枪。高某立吓得往树林里跑,马某贵和闫某政拦着他,马某付瞄准了他,子弹打穿了他的身体。

“当时我害怕地跑到母亲身边,抱着她的腿。看到马某付踢了我叔叔高某立一下,确认他死了之后,向我走来,踩着我的头,把枪对着我。”高生到现在都记得,当时在场的黄某勇拦着马家的人,“别再打了,不然人都死了。”随后,马家的几个人跨上了摩托离开,其中马某谦还背着枪。

高家人把还有呼吸的高某录和高某抬上了三轮车,送往医院救治,途中两人停止了呼吸。经鉴定,高某被枪弹击中腹部致肝脏破裂,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高某录因被枪弹击中左胸部致气胸死亡,高某立被枪弹自后背射入致心脏破裂引发心包填塞死亡。

涉案人员相继伏法,主犯潜逃12年后被抓获

泌阳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中显示,案发后,马某谦于当日向泌阳县公安局铜山派出所投案自首,在其供述中称是他持枪杀害了3人。案发第二日他向公安机关供述事实为马某付夺枪射击,此前供述是想一人将事情扛下来。

随后,除了马某付外逃,涉案人员均被警方抓获。当场还缴获行凶使用的单管猎枪一支、尚未用完的猎枪子弹四发(该猎枪是单管猎枪,枪号949869,系2003年为该县狩猎区部分群众统一配发的防兽枪支)。

2011年5月,泌阳县人民检察院以聚众斗殴罪起诉马某贵、闫某政、李某忠。同年9月20日,泌阳县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马某贵12年徒刑、闫某政11年徒刑、李某忠11年徒刑,赔偿被害人家属30余万元。

2013年1月7日,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马某谦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对其限制减刑。同年9月24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维持原判。

这些年,常桂香的生活全部围绕着案件,她学会看法律文件,一个人在各个部门之间来回跑,从泌阳到郑州,再到北京,“为儿孙追凶”,直到去年9月马某付被警方抓获。

△常桂香

据媒体报道,案发后,泌阳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追捕工作,该案的四名犯罪嫌疑人相继被抓捕归案,但头号犯罪嫌疑人马某付一直潜逃,多年来追捕未果。追捕民警共奔赴全国二十多个省份对马某付开展追捕工作。2019年9月13日,泌阳县公安局民警在东莞市大岭山镇租住房屋内,将主犯马某付抓获。

归案后,经讯问,马某付供述了自己当年持猎枪杀死3人的犯罪事实,并交代其在案发后为逃避打击,冒用他人身份在东莞市隐姓埋名务工的经过。

活在悲痛中的高家,“越到过年家人哭得越厉害”

在高生看来,案发前后高家发生了巨大变化,他们始终活在悲痛中。此前,高家几兄弟在村子里务农,分家之后也常来往。每年春节,各家拿着自家做的佳肴,一起去奶奶家吃团圆饭,十几口人过除夕,熬夜等新年。

△高家全家福

出事之后,高家人陆续离开了村子,村里只剩下两位老人和两位年轻人。“二叔高某录的女儿,十多年都没回家,春节也没回家。家里人一是担心马某付回来报复,二是不想想起当年的伤心事。”高生说,十多年来,高家没有贴过对联、放过鞭炮,越到过年家人哭得越厉害。

去年9月,常桂香突然接到民警的电话:马某付抓到了。她心情变得很复杂。“奶奶心里舒坦一点,但是一想起来家里的人没了,还是不停地哭。”高生说。

在高生的印象中,哥哥高某做什么事都会想着家里人。“他从不让我去河里洗澡,怕我被淹死,去世前两年,他和我商量,等我俩挣钱了给妈妈买个洗衣机,因为冬天洗衣服冻手。”这些年,高生时常从梦中惊醒,梦里马某付还在用枪指着他,哥哥和叔叔倒地的样子让他无法入眠。

△高生和哥哥

5月8日,受害方代理律师周兆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非常敬佩常桂香老人这么多年的坚持,面对自己的儿孙含冤离世,从65岁到78岁,始终不愿放弃。

周兆成说,目前马某付故意杀人案已经移交法院,他于2020年4月29日去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阅卷,并提交了《刑事附带民事诉状》。案子将在之后开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