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理工大学生被同性灌醉轮奸后杀7人 有人生殖器被割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李义江是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学生,据他交代,2002年的一天,他去一个“紫色男孩”们经常聚会的迪厅,被四个“紫色男孩”灌醉后强暴。从此,他决意报复!他从“紫色男孩”网站上一一找到强暴他的四个网友,以见面为由,将他们逐一约出后杀害。

2003年3月19日,下午9点钟,智渊源的父母,给在北京工作的儿子打电话,手机和家里电话都没人接。

隔了两天,他们再次给智渊源打电话,发现还是没人接,放心不下,坐长途客车来北京,到了儿子在海淀区当代城市家园的住处。

进门后俩人崩溃了——智渊源被捆绑着,满身刀痕,已经死去多时。



智渊源当时住的小区

警方到后,对现场进行了勘查后,发现和之前发生的5起凶杀案非常相似,指纹也吻合——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件。

2002年底至2003年初,算上智渊源被害的案件,北京连续发生了6起类似的杀人案。

被害人都是男性,年龄20岁到30岁,作案地点有4起在被害人家中,另有两起,一起是在男厕所里,另一起是在野外——在野外的那次,凶犯作案后,残忍地将对方的生殖器割掉。



当时的新闻

所有的被害人都有三个共同特点:同性恋、有受虐倾向、喜欢上一个叫 " 紫色男孩 " 的同性恋交友网站。

警方由此分析,凶手和被害人,一定是通过网络结识的,且凶手一定有同性恋倾向。

2003年4月4日下午,警方通过走访侦查以及线人情报,锁定了一名叫李义江的男子——他与几名被害人在网上进行过接触,并且被人证实,经常带不同的男性回家。

警方快速搜集到了李义江的资料—— 24岁,中国平安保险公司职员,原籍新疆昌吉市,暂住东城区东直门柳芳南里12号楼地下室。

本来是北京理工大学98级计算机系的学生,因为穷,交不起学费,于2001年3月退学了。

确定了李义江的居住地后,他们前往李义江所住的小区进行抓捕,却没想到,正好碰见他在小区里遛狗,因觉得外貌相似,叫住他进行盘查。

李义江停下来,看着警察,特别平静的问:" 你们是不是找我?"



随后,他很淡定的带着警察回到家,拿了些生活用品后到了公安局,经过指纹比对 , "3 · 21" 案现场指纹,与李义江的指纹特征一致,而他本人,也很痛快的承认了——自己通过网上约见,杀了6个同性恋。

再谈起杀人原因时,他说一开始是为了报复:" 他们轮奸了我。"

李义江上大学时,因为性取向的问题,经常在一个叫 " 紫色男孩 " 的同性网站聊天。

2002年11月底,李义江到 " 紫色男孩 " 常提到的朝阳区的一个迪厅外,这个迪厅里经常有同性恋聚会,李义江在那认识了四个陌生男子,很聊得来。

他们邀请李义江到东三环附近的私人住宅里玩,李义江答应了——他喝了很多酒,可能真醉了,也可能是被下了迷药。

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被脱光了,还被折叠捆绑在暖气管上。

这四个男人开始虐待、玩弄李义江,先是猥亵,然后轮流强暴了李义江,并用鞭子抽他,用蜡烛、烟头烫他,虐待了他一个多小时。

李义江回到家,哭了一夜,然后决定报复。



他每晚在北京各个gay吧,以及同性恋常出没的地方,寻找这几个人。

终于,被他在三里屯的酒吧街找到一个。



02年左右的三里屯酒吧街

李义江跟踪这个奸污过他的男人到了家——丰台区的一栋平房里,然后他开始蹲点守候,直到男人去了网吧。

李义江躲在角落里,暗中观察,趁着男人下机时,赶快上去登陆,记下了这个男人的QQ号,然后化名和他聊天。

这个男人QQ名叫 " 收费奴 ",熟悉了之后,他告诉李义江,自己可以卖身,只要800块,李义江就可以和他发生性关系,甚至进行捆绑和虐待。

李义江同意了,和 " 收费奴 " 约好在他家进行性交易后,把同学送的西班牙军刀放进包里,背着包,来到了 " 收费奴 " 的住处。

见了面后," 收费奴 " 觉得李义江很眼熟,似乎想起了曾经虐待李义江的事,李义江也害怕被认出来,赶紧圆了过去说 " 这就是缘分嘛,咱这叫不打不相识 "。

" 收费奴 " 没多想,李义江趁着他转身脱衣服时,在背后给了他几刀,杀死了 " 收费奴 "。

杀人后,李义江觉得还不解恨,又拿刀割下了 " 收费奴 " 的生殖器,扔进了垃圾堆里。



丰台附近的垃圾堆

第二个人是在中关村附近找到的,是个外语系研究生,李义江用同样的方法,记下了他的 qq 号,然后在网上勾引他,带刀来到他家里,依照事先约好的方式捆住手脚,开大音响开始折磨他,割断了他的喉管后,又割掉了他的生殖器。

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李义江用同样的方式追踪、聊天、虐杀了他们。

大仇得报后,李义江并没有停手,他开始没有目标的随机杀人,又杀了两个。这个时候,任何的男同性恋,都可能会成为他的目标。

他从一个复仇者,彻底变成了一个连环杀手。

但这一切,早在李义江还是个孩子时,就早有预兆,被四人轮奸,只不过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李义江家里有三个男孩,他最小。

李家家境贫寒,李义江的父亲,因为工作劳累、妻子患精神疾病、家庭贫困,再加上3个需要养的孩子,使他得了抑郁症,酗酒成性,喝醉之后就把李义江和他妈痛打一顿。

李义江父亲酗酒,而她妈又有精神病,一犯病就摔东西打孩子——两个哥哥年纪大,遇见这种事就跑掉了,但李义江年纪小,跑不掉,经常沦为父母发泄的工具,身上总是遍体鳞伤。

后来记者采访李义江时,他谈起过这段生活:" 妈妈有神经病,从我一回新疆,她天天不是打我就是骂我,有时候我还睡着,就被她从床上揪起来,不分青红皂白,按住就打。"

" 也许是由于长期照顾她,抑郁太久的缘故吧,爸爸性情急躁,抽烟酗酒,喝醉之后见谁打谁,简直就像疯子 …… 我就这样和两个疯子一起生活。"

由于长期挨打,李义江特别害怕这个家,每次放学总是借口打扫教室,故意呆很晚才回家,大家都夸他是个好学生。

1994年12月,15岁的李义江又一次很晚回家——他在路上遇到一个中年男子,说想和他交个朋友,邀请他一起吃饭。

李义江想着不愿回家,就答应下来,去饭店陪中年男人一起吃饭喝酒。

在喝多了的情况下,李义江被中年男人带到了一个苗圃,强奸了。

在此之前,李义江从没想过自己能被一个男人性侵,第二天他反应过来,拿着家里的尖刀,满大街去找那个男人,想要复仇,结果找了几天都没找到。

他感到很痛苦,下了一个决心,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离开打骂自己的父母,离开自己受过性侵的新疆,他要到北京去。

2000年,李义江通过努力学习,考上了北京理工大学成人教育学院计算机专业,远离了这个地方。



北理工的成教学院

大学一开始,家里会给他寄生活费和学费,到了第二学期,家里人给的钱很少,不够花,而且这期间,他还迷上了上网,网费也需要一部分钱。

为了赚钱,李义江每天在两家肯德基打工。

一天早班,一天晚班,同学劝他别这么辛苦,李义江说,他不想花家里人的钱,打工也是一种锻炼自己的机会。

李义江本来成绩不错,但打工让他很多课都不及格,到了大二,他干脆不上课,偶尔才回学校看看同学和朋友。

逃离家庭的快感没有持续多久,在大学里,除了上课以外,李义江无事可做。

他没什么爱好,也不喜欢运动,室友喜欢下棋打牌之类的活动,他都不会,因为从小就没有人陪他玩那些东西,所以他和同学也玩不到一块儿。

后来,他一个人去网吧上网时,无意间找到了一个叫 " 紫色男孩’的网站,他看了里面一些内容以后,觉得一切都明朗了,知道了自己想要什么,确定了自己的性取向。

他辍学之后,除了打工外,开始混迹于 gay 吧之类的地方——这让他的生活发生了改变。

据李义江的同学回忆,李义江辍学后回来过几次,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名牌,请同学吃饭都是去大饭店,还带着另一个同学去酒吧玩了几次,问他生活好转的原因时,李义江告诉他,是在华威商场摆摊赚了钱。

事实的真相是,李义江并没有通过摆摊赚钱——他被人包养了。

2002年6月,李义江混迹于 gay 吧时,遇到了一个叫唐剑箫(化名)的中年帅哥,名牌大学毕业,外企上班,富二代,自己在海淀有一套房。

俩人聊到午夜两点,唐剑箫撩拨着李义江,说可以资助他,只要两人住在一起。李义江对唐剑箫有好感,就跟他回家了。

回到家后,唐剑箫要跟李义江亲热,李义江拒绝了。

对这段经历,李义江回忆说,他很清楚唐剑箫不会伤害他,但是他克制不住条件反射般的激动,唐剑箫脱了衣服,让他想起15岁时被性侵的仇恨,尽管他很渴望唐剑箫的抚慰,但他还是愤怒,并拒绝了。



北京一所 gay 吧的夜晚

唐剑箫没再做什么过激举动,两人坐了一夜,李义江把自己以前被性侵被虐待的经历,都告诉了他,他安慰着李义江,令李义江很感动。

这事过后,两人开始同居,唐剑箫因为要上班,还给李义江买了条狗解闷——就是后来他被捕时遛的那只。

过了一段清闲日子,李义江不愿干待在家,他跟唐剑箫提议,要做点生意,唐剑箫给了一万块钱让他去西单卖服装。

2002年底,李义江开始在西单华威卖衣服,因为不懂经营,也没什么审美,进的衣服也不流行,一直在亏本。

但在摆摊过程中,他遇到了一叫王悦的姑娘,王悦经常陪李义江去市场进货,批到一些流行又便宜的衣服,生意开始好起来。

有时,王悦下班还会帮李义江卖衣服,有时收摊早,两人一起出去玩。



西单华威商场

王悦当然是喜欢李义江的,李义江也喜欢王悦,从当时的媒体报道来看,李义江很矛盾,他喜欢王悦,但自己是被男人 " 包养 " 的人,他已经习惯了 " 女性 " 的角色,如果重新去做回男人,他不知道自己行不行。

李义江决定说实话,他暗示王悦自己是个同性恋者,王悦没有嫌弃他,还是对他好,并试图改变他。

但王悦没能成功——李义江虽然喜欢她,但对她完全没有任何异性的欲望,即使王悦脱光了在他面前,他也不能产生性冲动。

逐渐的,王悦有点受不了了,俩人没提分手的事,但都逐渐疏远了对方——有一天李义江走在街上,看见王悦挎着另一个男人,笑得非常开心。

作为一个同性恋,李义江对王悦并没有什么占有欲,俩人后来还有联系,一直到2003年2月才断——李义江这时开始杀人,怕连累她,主动断了联系。

和王悦分手后,李义江遇到了自己第一个真正喜欢的同性,他在朝阳区一家叫 nightman 的酒吧,遇见了一个叫雷雷的男孩。



nightman 酒吧

同李义江一样,雷雷有过被其他同性恋者猥亵和欺骗的经历,这使得李义江产生了一种保护欲——除此之外,他更加仇恨除雷雷外的其他同性恋者。"

包括包养他的唐剑箫——唐剑箫有时会把李义江介绍给一些同性恋朋友,作为临时性伴侣。

因为在那个年代,同性恋者是少数群体,满足性需求的难度比较大,这种在同性恋者之间的转手很常见。

但这对李义江伤害极大,有一种被 " 玩弄 " 的屈辱,可出于对唐剑箫经济上的需要,他一直忍受着这些 " 屈辱 "。

而就在这时,他经历了那场四人轮奸和性虐——这让他从小到大的所有怒火(童年被父母打、初中被性侵、被屈辱的包养并玩弄、自己的爱人雷雷被其他同性恋猥亵),一次性爆发了出来。

他觉得所有男同性恋都是可恨的,该杀的——所以在他 " 复仇 " 结束后,他没有停手,继续又杀了两个无辜的男同性恋,包括智渊源。

2004年8月20日上午,李义江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临刑前,李义江表现的很平静,他在法律文书上按下手印后礼貌地说:" 谢谢法官。"



fkkn 发表评论于
同志是罪恶根源
ME868 发表评论于
被人强奸是他自己说的,他不是还杀了无辜的人吗?本来这个群体变态杀手撒谎精就多,参见加拿大那个杀了华人那个
三木匠 发表评论于
可怜。。。
phantomoftheopera 发表评论于
@pylori,

如果你想成为我“一样的人”,一个女人,那就需要性别转换。好像变性人和同性恋是两个概念。不觉得你变性后灵魂会升华,但如果那是你想要的,我支持你。

其实不管你是出柜还是变性,做一个真实的你,你就会拥有一个平静的灵魂。
Campylo 发表评论于
真是一个无聊的货。就算你成功把我“污蔑”成和你一样的人,是能升华你虚伪的灵魂?还是能治好你大便侧漏的毛病?
金山小鱼儿 发表评论于
侦破小说的桥段,现实中还真有
phantomoftheopera 发表评论于
@pylori,你这个深柜会不知道butt plug是什么?十有八九你现在就戴着呢。

你的行为是典型深柜同性恋的行为,也可以解释你的言论及你对有关同性恋文章的高度关注。

知道是心理问题,所以对你的言行并不计较。不过想面对现实,你应该先原谅你自己。You can start from there.

===============================================
Campylo 发表评论于 2020-08-06 13:38:00
phantomoftheopera一着急就喜欢飙蹩脚英语(恰似假圣人笛声悠然). 上次被我揭露时用蹩脚英语建议我用butt plug, 我都不知道那是啥玩意儿. 是用来堵你脏嘴的吗?
小二儿 发表评论于
这是真实的吗,是小说吧,中国警察那么厉害,他还能有时间杀那么多,杀了一个就会抓住他啦。不管怎么样,中国比我想象的还要乱,那么多同性恋,是不是有模仿西方人以为同性很·时髦吧。
wx3000 发表评论于
不重视德育的结果。
zhichi 发表评论于
强奸犯就是该死!但这个应该留一个活口活着留个录音证据否则死无对证
Campylo 发表评论于
phantomoftheopera一着急就喜欢飙蹩脚英语(恰似假圣人笛声悠然). 上次被我揭露时用蹩脚英语建议我用butt plug, 我都不知道那是啥玩意儿. 是用来堵你脏嘴的吗?
phantomoftheopera 发表评论于
Campylo(又名@pylori),

没人说同性恋里没有坏人。

Man, you are a total nutcase.



lurenjia2014 发表评论于
其实他不杀人,找那个女孩结婚了,挺好的。他如果信教,有个精神寄托,可能会好点。这个社会,被人欺负是常有的事,别转化为杀人,这是违法的。
Campylo 发表评论于
黑暗的正义。杀得好。始作俑者是那个早年强暴他的基佬暴徒,改变了他一生的轨迹
Campylo 发表评论于
天天宣讲仁义道德大爱无疆,一副居高临下的圣人姿态
结果有加拿大华裔女孩被女警刻意凌辱。
圣人Phantomoftheopera却意外露出本性
大段刻薄评论,简直就是恨她不死

phantomoftheopera 發表評論於 2020-06-28 22:53:27
不明白為什麽那個女警察費勁巴拉的一個人把華裔女弄出樓到救護車上,還不停的觀察她的反應。反正女警一個人,看到華裔女還活著,離開就是了,何必管她送她去醫院。如果華裔女真的酒+藥+自殘死了,也不關警察的事。結果現在人家活著還把女警察告了,真是費力不討好。

phantomoftheopera 發表評論於 2020-06-28 22:57:16
感覺是這個華裔女自己沒死成,遷怒於女警察。
“酒+藥+自殘”,不是蠢貨是什麽。

phantomoftheopera 發表評論於 2020-06-29 00:36:22
覺得這個女警察根本就不應該在乎這個“酒+藥+自殘”華裔女的人身安全,看到她沒死就該馬上...  查看完整评论
Campylo 发表评论于
phantomoftheopera 发表评论于 2020-05-01 14:10:33支持同性恋,是因为他们和所有人一样是普通人,有平等的权力。没有人在弘扬同性恋。
是同性恋不等于他们不想有一天有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当然他们对未来的希望也是普普通通的家。
有爱的家就是大家希望的家,不管是单亲还是双亲

————————
phantomoftheopera平时说话都是这种慈爱风格的
明明是个同志哥,却幻想自己是个有少年儿子的中年妇
天天赞美呵护LGBTQ,还大肆吹嘘自己总告诉自己的少年“儿子”喜欢男女都可以,这是正常母亲能说出的话吗?
其实你就是那个渴望母亲理解而不得的基佬“儿子”吧?
longtermInvestor 发表评论于
那些拿刀杀幼儿园小学生的,开大巴跳河的应该跟这位学,冤有头债有主,被强拆什么的,找原主,不要瞎搞。
fisherpa 发表评论于
那些人本都该死。
Goldwang 发表评论于
理解不了
phantomoftheopera 发表评论于
非常同情他的遭遇。

如果被强暴的人都如此反抗,相信世间恶人就会少很多。
tree1889 发表评论于
罪不该死!
tree1889 发表评论于
可怜的孩子,最不该死! 生错了家庭。原生家庭从来没有给过任何温暖。 心疼。 那几个人该死。同性恋者都是性别认知障碍。他们自己不知道该咋样。不是他们的错。 就是一种病,你不能说有病就是罪过。
Trumpeter 发表评论于
成人教育,不能算正规学生
zhongguoren8 发表评论于
男欢女爱很正常,不理解同性恋,从后门入?不是有翔吗?多尼玛恶心啊?

男人做男人,居然亲的下去,我敬你是条汉子!
Bslrim 发表评论于
挺可怜的孩子,愿你下辈子生在一个好人家
Gooddevil 发表评论于
同性恋,黑人是人类的癌症
paladindancer 发表评论于
北理工这么好的大学因为交不起学费就退了,真可惜,本来可以改变自己命运,改变家族的社会阶层。
Brit_英伦97 发表评论于
苦难的童年经历造成身心地扭曲,酿成最终的悲剧。全社会的洗脑环境,导致多少人丧失了一个正常人性的思维而不知,想想那些明里暗里为911恐怖袭击唱赞歌的我党接班人,正常人性善恶早已弃置敝履。这是我党几十年洗脑教育的最成功之处。
雨立 发表评论于
旧闻也来凑数
雨立 发表评论于
是成人教育学院,不是普通大学生。所以有学费问题。中国正规大学生,基本没有因为学费问题而遭退学的。至少我没有见过一例。
wantong 发表评论于
同性恋以前一直被世界各国的心理医生和科学界界定是心理疾病。是社会舆论和趋势压倒性改变科学界对同性恋原有的科学论断。政治正确,无人胆敢再提以前同心恋被诊断为心理问题。但这并不等于这种理论没有根据或从未存在过。这些在社会学和历史书籍中都有,是常识。心理学的专业人士就更清楚推翻原有的科学论断是因为政治原因。尊重科学就需要科学独立于政治。
有个事情问问 发表评论于
没啥新闻了吗,街头的地摊小报的东西也拿来凑数
0101011 发表评论于
今天我们都是徐若萱:男人都是畜生。
yefenghaiyun 发表评论于
同样没听说过。九年内杀了七人后才被抓?
每天都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大案
俺是农民 发表评论于
还好没有杀了包养他的那个人,也没有杀了自己的恋人雷雷。
size0 发表评论于
异性恋都是心理正常的,这根本无法证伪。同样,同性恋跟心理疾病也是伪因果关系。纠正的重要手段就是让其婚姻合法化,这样婚姻法和道德就能约束其行为,您是正常人,就得按正常人的规矩来。社会越是把他们视为病人,他们就越胡来!
size0 发表评论于
有什么科学理论依据说同性恋是后天形成的,是心理疾病?不能实证别瞎嚷嚷!
size0 发表评论于
主要原因是同性婚姻不合法,也就不受婚姻法和道德约束。胡整起来可不就这样?干脆拿到明面上来,一个个也就好自为之了。
wantong 发表评论于
同同是有心理问题的群体。因为政治正确没人敢说。成为同同是一种发泄,心理问题的出口。他们很可怜。但成为同同只能恶化结果。
少林商僧 发表评论于
肛上开花!难怪杀了七个人。
秋林小屋 发表评论于
gay多死几个,对社会好
何所思 发表评论于
哈哈,同性恋
十年梦 发表评论于
这变态的还不少,够恶心。
pangpangxiongxiong 发表评论于
杀了多人,死刑免不了。同性恋者真可怜
Indignant 发表评论于
死人不能说话。凶手可以随便撒谎。一定要严惩不贷,还死者们一个公道。
orlandomagic 发表评论于
这不是BT, 是报仇。 可以拍电影。
土拨鼠拨土 发表评论于
同性恋看来不是天生的。
InNorthTexas 发表评论于

红N代出事了。
泰傻 发表评论于
【本来是北京理工大学98级计算机系的学生,因为穷,交不起学费,于2001年3月退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