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前总统FDR的脑风暴产物《租借法案》成了拜登的援乌利器

从大陆来到美国,至今在东西方度过的时日大致各半。愿以我所见所闻触及一下东西方的文化和制度。也许能起一点抛砖引玉的作用。
打印 (被阅读 次)

国防部网站公布拜登总统签署了《2022年乌克兰民主国防租借法案》。

 

周一(5月9日),拜登总统签署了《2022年乌克兰民主国防租借法案》(Ukraine Democracy Defense Lend-Lease Act of 2022),使之成为法律。

 

该法案授权政府在2023财政年度之前向乌克兰和其他东欧国家出借或租赁军事装备,并免除一些法律限制,如贷款期限不得超过五年及接受国所必须遵守的支付条件和手段等。

 

所谓《租借法案》是一个因为战争而诞生的特殊法案。这不是拜登的发明,而是小罗斯福总统为支援处于崩溃边缘的英国,脑风暴出来的产物。当时英国的情况与今天乌克兰的太像了,而当时美国的作用也与今天美国的作用几乎没有区别。

 

不过,那时的小罗斯福可没有今天的拜登这样幸运。他要无偿而且全力援助英国的想法并没有得到国会和民意的大力支持。是他天才般设计的《租借法案》和超人的说法力,才使得英国免于灭顶之灾,也为世界的民主力量争取到了胜利。

 

《租借法案》的意义

 

经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国人对卷入另一场代价高昂的国际冲突保持着极大的警惕。即使像希特勒领导的纳粹德国这样的法西斯政权在20世纪30年代在欧洲采取了侵略行动,持孤立主义立场的国会议员还是推动通过了《中立法》等一系列法律,限制美国政府所能够做出的应对方式。

 

尽管小罗斯福政府非常希望支援盟国,但在《中立法》的制约下,只能在“现金和携带”的基础上向法国和英国等盟国出售军事物资。就是说,他们购买美国军火物资必须支付现金,然后用他们自己的船只运输这些物资。

 

而小罗斯福推动通过的《租借法案》允许美国政府在官方依然保持中立的情况下,可以向任何被认为“对美国的防御至关重要”的国家借出或租借(而不是出售)战争物资,包括采取美国直接送货到门的方式。对这些物资的付款将被推迟,并可以采取小罗斯福总统认为满意的任何物物交换的付款形式。

 

正是根据这项政策,美国在二战期间向其外国盟友提供了大量军事援助,同时在冲突中仍然保持官方中立(日本打珍珠港之前)。

 

会产生这样一个奇特的法案,也是有其历史原因的。

 

为了帮助英国打击纳粹,小罗斯福破例竞选第三任总统

 

1940年英国对德国纳粹的抵制处于十分艰难的时期,其对驱逐舰的需求变得越来越迫切。6月,丘吉尔三次对小罗斯福重申他的要求:英国当时只剩下最后68艘舰艇,而这些舰艇不仅要保卫其贸易路线不受德国U型潜艇的攻击,还要在英吉利海峡上巡逻,防止可能的入侵。“因此,我们必须要求得到这些驱逐舰的增援,这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将进行斗争,但除非我们得到增援,否则可能会超出我们资源的能力范围。”

 

6月26日,英国国王乔治六世也一反皇室寻常礼节,直接向小罗斯福请求驱逐舰的援助:“我非常理解你的困难。但我确信你会在为时已晚之前尽力为我们争取到它们。”

 

1940年是总统大选年。小罗斯福已经连续做了两任总统。那时虽还没有法律规定总统只能做两任,但所有总统都尊重华盛顿做出的榜样,还没有人竞选过第三任。小罗斯福会不会争取再次连任,对美国人来说也是个谜。

 

当年6月28日,持强硬孤立主义立场的温德尔·威尔基(Wendell Willkie)赢得了共和党总统提名。

 

小罗斯福明白,如果威尔基赢得总统选举,急需战争物资的英国就不可能得到美国全力以赴的支援。而当时民主党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够打败威尔基。小罗斯福处理那一年民主党总统提名的过程清晰地表明,如果不是威尔基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他不会去竞选第三任总统。而这也体现了小罗斯福要帮助英国打败纳粹的决心。

 

那时,孤立主义在美国颇有市场。小罗斯福赢得了民主党总统提名后并没有马上开展竞选活动,而马不停蹄地在全国各地竞选的威尔基以和平候选人自居,将小罗斯福描绘成战争贩子。当年10月第二周的一个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如果美国不卷入欧洲的战争,威尔基将以53%对47%的比例击败罗斯福。白宫内部的民调也显示一些关键州选情严峻。

 

10月下旬,小罗斯福开始全力反击,宣布了连续5个竞选活动,并给出了这样的竞选承诺:

 

我向你和这个国家的人民作出最庄严的保证:没有任何秘密条约,没有任何秘密义务,没有任何秘密承诺,也没有以任何形式直接或间接地与任何其他政府之间的心照不宣,使这个国家卷入任何战争或达到任何其他目的。

 

小罗斯福将竞选重点放在改善人民生活上,放在“新政”的不断完善上,誓言打造一个无论行业和层次,人人都看得见希望的美国,一个和平、繁荣、昌盛的美国,一个老有所依的美国。

 

最后,小罗斯福以27,263,448对威尔基的22,336,260的普选票,449对82的选举人票高票当选。

 

如何帮英国?以承诺不参战获得连任的小罗斯福面临大难题

 

再次当选总统的小罗斯福马上收到了丘吉尔的贺电:“我认为我作为一个外国人,在选举期间对美国政治发表意见是不对的。但现在我觉得你不会介意我说,我为你的成功祈祷。”

 

虽然小罗斯福对媒体守口如瓶,坚持说没有新的援助英国的计划,白宫内却是紧锣密鼓地计划。12月3日,当财政部官员仔细分析计算了英国的财务情况后,发现英国仅仅是支付已经下单的美国援助,就将在一个月内耗尽他们的黄金和美元储备。财政部长小亨利·摩根索(Henry Morgenthau Jr.)问:“我们怎么办?还让他们下更多订单吗?”海军部长弗兰克·诺克斯(Frank Knox)回答:“必须啊,我们没有选择。”

 

但是,怎样才能有操作的可能性呢?

 

第二天,小罗斯福带着这个问题离开华盛顿,乘坐“塔斯卡卢萨”巡洋舰前往加勒比海。白宫宣称这次巡航的目的是视察西印度群岛的基地,但只带了很少几个随从的小罗斯福希望有时间在海上养精蓄锐,重整旗鼓。除了少量必须处理的公务外,小罗斯福整天都在钓鱼、晒太阳,并与亲信们打闹、玩笑。他看起来无忧无虑,轻松自如,英国面临的灾难似乎对他毫无影响。

 

跟随小罗斯福一起上舰的首席外交政策顾问哈里·霍普金斯(Harry Hopkins)事后回忆:“我有相当一段时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如果他是在思考的话。但后来我开始明白他在给自己充电,就像他多少次看起来在休息和无忧无虑时所做的那样。”船上没有实质性的讨论,罗斯福没有在咨询或征求意见,他也没有研究简报或背景文件,但很快就能看出他在脑风暴英国问题的答案。

 

小罗斯福深深懂得领袖人物不能太超前于民意,所以他在思考成熟之前对媒体不透露半点风声。但他更相信领袖人物应该做正确的事情,尤其是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所以他需要一个合适、合理及有说服力的答案。

 

丘吉尔情理并茂的一封求救电报给小罗斯福的脑风暴带来灵感

 

12月9日,小罗斯福收到了来自丘吉尔的历史性信件,一封四千多字的电报。这个电报被丘吉尔自己说成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信件之一”。历史学家将其描述为“丘吉尔和小罗斯福全部通信中最精心起草、修改的信件”。本来就能言善辩的丘吉尔在此信中做到了自己的最好:言辞犀利,内容全面,论据充分,庄重而又恭敬。

 

电报中,英国首相在技巧性地重述了军事形势后,转入了最关键的话题:

 

我们将不再能够为航运和其他物资支付现金的时刻即将到来。虽然我们将尽最大努力,并且不惜做出适当的牺牲来支付外汇,但我相信你会同意,如果在这场斗争的最关键时刻,英国被剥夺了所有可出售的资产,那么在我们用鲜血赢得胜利,拯救了文明,并为美国赢得了充分武装以应对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的时间之后,我们却一无所有了,这在原则上是错误的,实际上也对双方都不利。

 

霍普金斯回忆说,小罗斯福独自坐在那里,一遍遍读丘吉尔的信,有好几天他似乎都没有任何答案。“他沉浸在强烈的思考中,默默地沉思。”然后有一天晚上,一切都浮出水面:这就是后来为世人所知的租借计划。霍普金斯说,小罗斯福当时“似乎并没有清晰地知道如何能够合法地做到这一点。但他的脑海中毫无疑问地相信他将找到一个方法。”

 

就像一个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一样,小罗斯福在舰上把他的时间用来发展他的概念性想法。一旦他看清楚了,他就果断地采取行动。

 

推销“民主武库”概念,《租借法案》获得了广泛支持

 

回到华盛顿后,小罗斯福以他经典的方式推销他的想法——他直接告诉了各个媒体的白宫记者们。小罗斯福向来很善于利用白宫记者们,那些记者也一直是他特别给力的盟友。

 

也是经典的小罗斯福方式,他以一个比喻来讲道理:

 

假设我的邻居家着火了,而我在四五百英尺外有一段花园水管。如果他能拿着我的花园水管与他的消防栓连接起来,我就能帮助他灭火。现在我怎么做呢?我不会对他说:“邻居,我的花园水管花了我15美元,你必须为它付给我15美元。”不!我不想要15美元。我想在火灾结束后要回我的花园水管。

 

小罗斯福解释说,他的目的就是以实物来替代钱的概念。如果武器和战争物资在英国使用,而不是放在仓库里,它们的作用会更大。战争结束后,美国将得到实物补偿,所以,“去掉美元符号,用绅士的实物义务来代替它。我想你们都明白了。”

 

摩根索说这是小罗斯福在职期间最伟大的努力之一

 

丘吉尔事先对小罗斯福的计划一无所知,他被惊呆了。当他消化了这个提议后,他告诉议会,这是“任何国家历史上最高尚的行为”

 

当时正值美国国会休会期间,小罗斯福也不等了,干脆直接向民众销售租借概念。12月29日,小罗斯福发表了他最著名的炉边谈话之一,“民主武库”演讲,告诫人民,美国必须成为保卫民主的弹药库。全国75%的人或者听或者读了小罗斯福的这个演讲。事后民众发往白宫的信和电报中赞成和反对租借计划的比例为100:1。1月初的一个盖洛普民意调查结果为,68%的美国人支持租借法案,26%反对。

 

1月6日,小罗斯福前往国会山发表他的第九次国情咨文,其中绝大部分都集中在租借法案上:

 

让我们对民主国家说:“我们美国人极其关注你们对自由的捍卫。我们将拿出我们的精力、资源和组织能力,使你们有力量恢复和维持一个自由世界。我们将向你们派出越来越多的船只、飞机、坦克和枪支。这是我们的目的,也是我们的承诺。”

 

1941年3月,小罗斯福总统签署《租借法案》,向英国和中国提供援助。

 

尽管孤立主义者对《租借法案》竭力攻击,各个报纸的头版充斥了他们的论调,小罗斯福还是获得了足够的投票。2月8日,该法案在众议院通过。3月8日,参议院通过了修改稿。三天后,众议院以317:71接受了参议院的版本。30分钟后,小罗斯福签字,《租借法案》成为法律。

 

第二天,国会拨款70亿美元用于资助第一批运往英国的货物,这是当时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一笔拨款。

 

今天的乌克兰像极了当年的英国,美国再次成为“民主武库”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一直强调这场俄乌战争是两种价值观的较量,所以他们是在为所有国家捍卫民主的价值。这与丘吉尔那封电报里的说法一模一样。拜登总统则完全借用了小罗斯福的语言,强调美国必须再次成为“民主武库”。这简直就是当年情景的重演。

 

其实1941年1月小罗斯福在国会的国情咨文中最为人们记住的是这样一个内容:我们期待着一个建立在人类四项基本自由之上的世界。这四项自由分别是: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

 

这场俄乌战争中,乌克兰人就是在为了免于恐惧的自由而战。因为恐惧俄罗斯才要寻求北约这样强大的军事组织庇护。而被排除在北约之外的乌克兰是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的。

 

如果这次真的能够像美国国防部长说的那样,将俄罗斯削弱至不再有发动类似战争的能力,那么乌克兰人的代价就不算白付了,美国和西方国家的物质支援也就更值了,因为达到了比较长期的免于恐惧的目的。

 

这次还有一个相似之处就是美国的站位。还记得俄乌战争一开战拜登就说美国不会出兵吗?拜登或者说美国最不希望发生的就是核战或第三次世界大战。所以,拜登政府一直在走钢丝,既要支持乌克兰,又要避免因为美国方面的任何不慎造成战争升级。《租借法案》就是一个允许美国政府以不参战的方式支援乌克兰的手段。正如小罗斯福在他的炉边谈话中说的:

 

正在进行自卫的欧洲人民并没有要求我们为他们战斗。他们要求我们提供战争工具、飞机、坦克和枪支,这将使他们能够为他们的自由和我们的安全而战。显然,我们必须把这些武器足够多和足够快地送到他们手中,这样我们才能让我们的孩子免受战争的痛苦和折磨。

 

我们必须成为伟大的民主武器库。因为这是一个与战争本身一样严重的紧急情况。我们必须以同样的决心、同样的紧迫感、同样的偏执和牺牲精神来完成我们的任务,就像我们在战争中所表现出来的那样。

 

当然,《租借法案》算不算升级行为还取决于俄罗斯方面的反应。目前来看,拜登政府的分寸把握得不错。也许下一步最大的挑战是不要让其成为持久战。这就要求西方国家不能放松,不论是物质援助还是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

 

希望各国领导人能够懂得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肯做牺牲,以最大力度下手。只有这样才可能尽早结束战争。而这样最终还很可能是付出了更少的代价。

 

参考资料:

https://www.defense.gov/News/News-Stories/Article/Article/3025302/biden-signs-lend-lease-act-to-supply-more-security-assistance-to-ukraine/

https://www.history.com/topics/world-war-ii/lend-lease-act-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end-Lease

FDR by Jean EdwardSmith

本文原创首发于“加拿大和美国必读”公众号“细说美国”专栏

dong140 发表评论于
謝謝分享歷史
voiceofme 发表评论于
好文章。 学到了。
ahhhh 发表评论于
现在俄国的选项,要么屈辱的撤退,要么孤注一掷用核武。白等逼人太甚,我们跟着倒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