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苦难当财富是最荒唐的理财攻略

原创????????邱开冒????????一丘万壑
打印 (被阅读 次)

前几天,萧功秦先生发了一篇正能量的文章,充满着乐观主义精神,向读者展示了一种情怀:不论环境多么黑暗,只要自己在心里点灯,照样通体透亮熠熠生辉。这是“与黑暗和解”的2.0版,萧先生也被坊间尊为“男版陈果”。


乐观与悲观,是个人自己的主观情绪,没有统一标准,“众人皆悲我独乐”只是萧先生独特的情绪结构与众不同而已,别人无从体会也不能指责。有人对入户消杀深恶痛绝,不惜拼死抗争。萧先生若兴高采烈开门揖盗,是他的权利。但萧先生不好劝别人乐观,就像别人也无权让萧先生悲观一样。别人看到上海空旷的街道,回忆起往日的繁华及未来民众的生计,不禁悲从中来。但这不妨碍萧先生“这种出奇的宁静,倒还别有一番趣味”的审美价值观。世界的悲喜本就不相通的。

但是,萧先生对苦难的赞美与眷恋,把苦难当成一种财富的贪婪心理,很像他念兹在兹的“民族劣根性”,而且还是最低劣的那种。

“国民性”“民族劣根性”是已被正经学人抛弃的假概念,偶尔被人用于文学修辞,萧先生还时常用“劣根性”“恶根性”来立论,说明其学术旨趣很单纯吧。但搂着苦难当财富,确实反映了某种国产思维的低级性,这是让最吝啬的守财奴也望尘莫及的“理财攻略”。

萧先生把苦难说得很凡尔赛:
古人说,“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社会困局中的经验与教训也是一个民族的财富,然而必须通过深刻的反思,才能转化为民族的经验资源。

如果以“艰难困苦”的多寡来衡量财富,我们差不多是世界上最富有的族群了,是“经验资源”最丰富的地角。积攒了最多苦难财富,拥有最多经验教训资源,想低调都难啊!

比难度的竞技项目是对体能和技巧极限的突破,我们不是跟人比动作的高难度,而是比克服了对别人来说不存在的困难——咱是瘸着一条腿跟正常人比赛自由体操的,有自己独特的难度系数。智商优异者取得奥数赛冠军不奇怪,若智障经过拼搏克服了智力困难,取得了奥数赛名次才是大赢家。贾宝玉进士题名不如薛蟠考中秀才更励志,凭“呆霸王”的底子,能考中秀才得吃多少苦受多少罪呀!得克服多少对宝玉不存在的困难!如萧先生强调的“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前苏联有个笑话,美国人问苏联人:你们制度的优越性体现在哪里?苏联人回答:我们的优越性就体现在要克服别的制度里没有的困难……

苏联人暴殄天物了,他们不懂需要克服的独有的艰难困苦正是他们比别的制度多出来的财富,若以苦难来当财富比,他们应该是大富翁。我们才最会积攒这种苦难财富,一直稳居世界首富的位置。

货币有银根,滥印纸钱不是财富,收集苦难当财富就是滥发纸钱,是拿冥币当真钱用,把活人当死鬼糊弄。把苦难当财富,也就是冥币发行的“苦根”,在中土还真源远流长。两千多年前的孟子就把苦难作为上天分配任务的考核指标:“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问题是,受苦人群中能接到“大任”的概率有多大?没有证据表明比安逸群体里受大任的概率更高。那些不想接大任和能力不配接大任者,也跟着“大任者”陪跑,白受了苦难,算什么事呢?

“受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是值得羡慕的事儿,因为大多数人“受了苦中苦,还是人下人”。成了“人上人”,苦难可以当财富,把受的苦兑换成乐,可以作威作福了。受苦人上位后,把苦难兑换成财富的吃相有点吓人,相当于拿冥币当彩礼娶活媳妇,社会要为他的苦难多支付一份勒索,这种苦难是额外的代价和成本。

一些搞历史研究的出不了成果,觉着是受苦程度不够,天不降大任给他,一急之下想受司马迁的腐刑之苦,自宫净身等“天降大任”。历史上被净身和自净身的很多,史家只有一个司马迁,其他都分流考干进宫了。其实,赵高、高力士、魏忠贤才最有资格吟哦“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萧先生是研究历史的,学术成果不好评价,感觉人倒是很方正的。他是把苦难当民族的财富,当社会的公产,倒没有私卖苦难贪污公款的问题,不会独吞“苦中苦”,而是让大家同吃“苦中苦”,成为全球的“人上人”。

萧先生骄傲地宣称他的座右铭:"我每天总是在高高的垃圾堆上,看到美丽的太阳升起",并指认这是艰难岁月中的浪漫和潇洒。萧先生的浪漫情怀让人怦然心动,但能站位在“高高的垃圾堆上”,还不够太艰难嘛,若埋在垃圾里,阴雨绵绵没有“美丽的太阳”可看,那时才是真浪漫呢!艰难程度应该与浪漫深度成正比吧?这次萧先生办了出入证还有48小时核酸证明,能顺利看了牙科门诊,应该很羡慕那个因为没有核酸证明而被拒诊的老人吧?他比萧先生艰难,所以也比萧先生更浪漫哦。

萧先生劝大家要忍耐,  做一个乐天知命的人。并举了一个过去的例子:“我还记得十年动荡中曾有一个不幸的受迫害者,因为对人生绝望而自杀了,而自杀后的第二天,他的落实政策的通知就发过来了。”其实,不用找这么久远的事例,这段时间上海就有很多具有哲理的事例:垂危病人没有核酸检测证明就不能做手术,等核酸检测书送到时,病人已经死了。这位病人已经努力去“乐天知命”了,还是没坚持等到核酸检测单。那个“落实政策的通知”与核酸检测单,哪个更残忍,哪个更浪漫?哪个是自杀,哪个是他杀?

我们宁肯永远当穷光蛋,也不想拥有萧先生说的“苦难财富”。让那些苦难制造者自己去当财主吧!希望他们是最吝啬的守财奴,要捂紧苦难财富别外溢啊。

2022.5.13

春暖花开2016 发表评论于
一个半封建的官僚专制体制社会环境,人的思维方式离现代文明差很远。发这类毒鸡汤的都是锦衣玉食者,活在臆想中的一类人。哪天像六六之类自己遭灾了,可能会睁开眼看看现实。
开冒邱 发表评论于
萧功秦先生毛坯水准的“思考”,引来邱先生趣味横生的讥嘲,应该感到庆幸。邱先生多个公号都报废了,只能改成笔记方式。我努力伸出长臂,不使其出炉新作遭到扼杀。萧先生对那句“我每天总是在高高的垃圾堆上,看到美丽的太阳升起”的外国鸡汤赞不绝口,仿佛开着蓝翔挖掘机,一顿提炼猛如虎,颇为搞笑。虽然,作为老夫,能定期从格言本里捕捉粉嫩情怀,也算一种精神保健。我觉得王尔德这句也不错:我是不会沦落到在路边乞讨,如果我真的在夜晚躺在冰凉的草地上,那也是为了给月亮写一首诗。哈维尔这句也行:有时,我们要下到井里看看繁星。(转周泽雄评语)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