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往事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对紫薇花一直有求心理阴影面积。

小时候,我非常顽劣,带着一帮小伙伴们,上树下河摸鱼捉鸟,追狗撵鸡,那份一呼百应的气势,曾让小伙伴们崇拜得献上几双膝盖。

特别是每到紫薇花开,婶婶家的门前的紫薇花,一簇簇开得非常鲜艳。我会在花开最美的时候,辣手摧花,然后把花串成一幅幅花的门帘,用花编织成图案,成为我童年最美的发现。

但好景不长,在堂哥娶亲后有了改变。

新过门的俊俏嫂子,成了天生爱美的我的偶像。

我每天像一个小跟班,形影不离地跟着新嫂子身旁边。即使堂哥哥买了很多我喜欢吃的糖果,好吃到长出蛀牙,我的嫂子,也不分他耶。

转机在又到做花帘时,堂哥哥非常神秘地告诉我,摘紫薇花,当心以后找老公是满脸麻斑。不信你可问嫂子。

嫂子非常肯定地点点头,

从那以后,我见了紫薇花树都绕道走。

每天都在担忧到时会出现一个麻脸老公。沉浸在担忧中的我,也没心思去缠着新嫂子了。

后来,我离开家乡去了很远的地方上学。而我找老公的长相,会不会是麻脸已完全不在意。但记忆中的紫薇花一直在心间,未曾淡去?

 

 

七星茶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refox01' 的评论 : 谢谢鼓励,我继续努力码字。
Firefox01 发表评论于
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