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重出江湖

打印 (被阅读 次)

本来打算周五写这篇的,但是这个搬家后遗症比较厉害,随便收拾点儿什么就花掉很多时间和精力。所以倒腾到现在才坐下来。明天又是工作上的一堆集案。得了,现在写点而吧。

周五的重大新闻是高法终于把Roe vs. Wade 案推翻了。这个本来是前几个月的事情,不过由于所谓泄密案,所以推迟到了现在。而且本来公布的时间表上六月份到高法休庭之间没有计划出台任何判决,结果本周密集出来两个重头案(纽约州持枪证案是另一个)。这个算不算是暗度陈仓,让左棍注意力消退的时候来这么一下呢?我说呢别把高法想得这么智慧。高法我们知道,所谓的保守派也都是披着羊皮的狼,绝不会空穴来风主动推翻这个案子。这个背后一定有推手,而且是高法不得不服从的推手。

关于美国的堕胎的事情,我之前早都评论过了。问题不是在能不能堕胎上。问题出在堕胎后的胎儿的去向问题。胎儿的用途非常多,而且堕胎的胎儿的处理不备案。这个才是真正的问题。那么保守派以保护生命为理由推翻联邦层面的保护伞,也不过是斗法的一部分。接下来红州出台各种禁止堕胎的法律,那么堕胎就会集中在深蓝州。这个就跟农村包围城市之类的战术差不多,把作恶的集中了,好接着放一把索多玛大火一网打尽。否则遍地开花,星星之火,没法弄。

其实高法这个判决,很大程度上也是高法自我保护的一个选择。判决一个过气的案子,让大家觉得高法还是维护保守派的利益,那么也算是给自己披一层保护色。问题是,我们还能再信任高法吗?我看很难。毕竟选举造假,这么重大的问题上,高法做了缩头乌龟。要不是怕什么的话,那就是受益者。不管哪一个可能,高法都没有资格作为宪法守护的最后屏障。

民间对高法判决的反应我就不多说了。重点大约是女性权利的丧失。我觉得我们应该问一句,变性人参加女子项目,是不是尊重女性权利。我怎么觉得堕胎的那伙医生,和变性的那一伙有共同的专业特征啊?

其实高法这个事情并不是我想说的重点。我的重点是放在禁烟上。伪拜的联邦政府声称要对尼古丁开战,同时FDA立刻宣布禁止Juul的所有产品,理由是对健康有害。经过这几年的事件,我相信跟读我博文的网友都已经品出味道来了。不是说烟草类不应该被禁止。问题是左棍们拼命地让大麻合法化,而且是加强版的大麻合法,让吸毒合法,那么为什么单单要禁烟草呢?因为吸烟的群体不大可能成为左棍们的忠实拥趸吧。这个只是很小的一方面了。在选举成为儿戏之后,选民基础已经不重要了。关键的问题是,FDA判定什么有效安全,那就有效安全,尽管支持的数据极为可笑。而FDA判定什么有害健康,那么就可以立刻禁止。现在是烟草,过两天,我看就是牛羊鸡蛋了。这样的话,大家就都得吃盖茨的假肉了。我这样的推论算不算合理?千里长堤实在太长了,各种机构不停地制造蚁穴。长远上看,击败DS仅仅是一时的胜利,没有战略的话保守派总会处于被动之中。

周末另一件事情就是Q在2020年12月8日发完最后一个帖子后,在6月24日重新活跃发帖。大家是否信阴谋论是否信Q不是我的重点,我也不劝。不过呢,Q在Trump上台后开始活跃,发的帖子很多都验证了,是遥遥领先的预言(阴谋论,俗称谣言)。请大家注意,我说的是Q,没有其它什么东西。那么我看Q的帖子,到2020年12月8日这个阶段,是一个揭露唤醒阶段。之后到现在也是个实质的唤醒阶段。现在Q重新出现,应该是唤醒阶段告一段落了。当然现在出现的这个Q,是不是和原来那个是同一群体,还需要观察。不管怎么说,现在Q再次出现,是否是进入下一阶段的风向标?我看有可能。

treadwater 发表评论于
"Sometimes you must walk through the darkness before you see the light."
Totally
gamlastan 发表评论于
其实,糖比香烟,大麻的“毒性”更强! 美国也有部分医生认为,限制糖的摄入事关健康问题。
盖茨的人造肉,还没吃过,不知道啥味儿的。没有塑胶味就可以将就。
Freda2012 发表评论于
无论如何,Q的很多帖子都已经被验证,而且Q在11/12/2020发的帖子中提到:

How do you 'show' the public the truth?
How do you 'safeguard' US elections post-POTUS?
How do you 'remove' foreign interference and corruption and install US-owned voter ID law(s) and other safeguards?
It had to be this way.
Sometimes you must walk through the darkness before you see the light.

现在回头来看,我们在这一年多时间里经历的确实是一个逐步觉醒的过程。

能让猪霉自乱阵脚的,肯定不是空穴来风。总之,曙光即将到来。
巴黎 发表评论于
谢谢!
tian_ya 发表评论于
毕竟选举造假,这么重大的问题上,高法做了缩头乌龟。。。
---- 有些不同看法。1) 选举刚结束时,可以作为法庭证据的"选举作弊"证据的取证可能还不完善。2) 选举法本是各州的立法管制。所以最高法必需谨慎。尤其是后者,更须谨慎,不然会留下bad判列,给主张联邦take over 选举制造借口。那样的话,就完全消弱了联邦制(共和国国体),美国建国的国体制。
其实,以前的总统大选,不是全体选民直投的。而是各州选民选出自己的州议会,州议会再投票选总统。感觉这才是真正的联邦国体的"共和国题制"。
tian_ya 发表评论于
问题出在堕胎后的胎儿的去向问题。胎儿的用途非常多,而且堕胎的胎儿的处理不备案。这个才是真正的问题。。。
---- 对这是问题关键。。。50年前,可能还没这么倡撅。现在演变成巨大黑色产业链了。。。也是萨旦教献祭的一部分。
tian_ya 发表评论于
沙发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