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德带冒烟的副院长

打印 (被阅读 次)

          《缺德带冒烟的副院长》

 

        我这个人由于从小受到封建礼教的禁锢,对爱情一直是又害羞又向往的,我虽自己不敢越雷 池一步,但我对别人谈恋爱是很支持的, 我对学校那种违反人性的禁谈恋爱规则尤其反感, 那其实就是在无情扼杀美好。

 

        我刚上大学时,我那届入学的和尚与尼姑的比例大约是 5:3, 是我大学四年中最活跃的一界学生,不仅在德智体美上全面开花, 而且情窦大开的人也蜂拥而出。大家经过军训、老乡介绍、排队打饭、自修室占座、文体活动、聚餐、代抄作业、借阅笔记、偶遇搭讪、零食贿赂等各种渠道和方式,很快就变成女孩们明花有主, 男孩们左抱右搂, 像我这样有心无胆的单身狗只是少数。 我们这些单身狗除了天天打牌打球, 胡吃海塞外,就是偷偷观察一对对爱侣的行动,并无聊地加以评判。这些谈恋爱的人挺有意思, 谈得一般的, 会在校内拉拉扯扯, 一起看书学习散步, 或者互相喂个饭什么的;谈得情浓密意的, 就会躲到校外偏僻的地方干柴烈火地焚烧一下。

 

        我校处在城市的南部边缘,校东有个很大的湖, 湖边有几座小山,山上林木郁郁葱葱的, 环境很适合谈恋爱。 但是我校所在的城市当时治安很乱, 我进城路过市法院时, 经常会看到画红叉的宣判通告, 我在市中心和同学看电影《纵横四海》时,还被小痞子持刀追杀过。 这些在湖边谈恋爱的同学们经常会被流氓地痞殴打抢劫。 有一次有俩同学晚上9点躲在湖边亲热, 被几个流氓遇见, 男生被打的抱头鼠窜跑回学校, 女生因激烈反抗, 阴部被扎了一刀。学校就下令学生们天黑后不许去湖边, 因此, 学校的大运动场一下成了谈恋爱的聚集地。

 

       我们每天踢球到天刚刚擦黑时, 运动场周边就已涌来不少情男欲女等我们退场。我校那时的老院长快退休了, 他非常善良,每次在院系的大会上都会忠告同学们少些卿卿我我, 多努力学习, 但他并不明确反对同学们谈恋爱, 还保护学生。 我这一届曾有两个女生在校怀孕,都是老院长开恩没开除她们。 一个女生是我系的,她在我们考场考试时突然晕倒在地,送给校医检查出是怀孕了。另一个是外系的女生, 自己在盥洗室里生出了孩子。但我校有个姓沈的副院长却很坏,对谈恋爱的同学们苦大仇深。

 

        沈副院长这家伙是从部队转干进我校当领导的, 负责管理学校的行政工作,操一口语速很快但又不连贯的话,不知是什么地方的口音, 他一抓住谈恋爱的同学就大声训斥一番, 然后让人家写检查。 有次我系的一对小鸳鸯坐在行政楼西侧的台阶上复习功课,两个人就亲了一下嘴, 被沈副院长在楼上的办公室看见,当即就去"捉奸在场" ,当典型案例在全系痛批,同学们都骂他是个老淫棍。这孙子更可恶的是还带着院保卫处的人去抓谈恋爱的学生。 一到黑夜,他就手持五节大手电筒,奔赴校院各角落搜查。后来保卫处的人借故不去, 他就单枪匹马,查得愈加如饥似渴, 很少见他做专车返回他在市中心的家。所有同学都讨厌他,我听到过女同学都背后骂他:" 这么有精力的人,还知不知道回家过次性生活呀?!" 可见他多遭人恨。

 

        我对沈副院长也深恶痛绝,原因有两个。一是看不惯他的做法和嘴脸, 二是他侮辱过我。他侮辱我那次其实是他专横地发淫威。 那是一个夏天, 我们那里很热, 男同学们一直都是穿拖鞋去上课。 那天我随人流刚迈上主教学楼的台阶就被他喝令停下, 斥责我们穿个拖鞋上课不成体统,让我们回宿舍换鞋。我们只好返回换鞋, 回来时我是踩着一双凉鞋的后带走来的。沈副院长贼眼一扫, 厉声质问我学没学过穿鞋, 我为了赶去上课没敢争辩,赶忙穿好鞋往楼里走,就听他在背后还不依不饶地瞎逼逼,说我一天到晚除了知道谈女朋友, 什么正道也没学会,我周围的男女同学都听乐了。MD, 老子明明就是一个单身狗良民, 无端被这样对待,真是怒从心头起, 恶从胆边生。

 

       说来也巧, 有天晚上我和同学们正光着膀子在宿舍打牌, 一哥们兴冲冲地进来报告, 说他在大运动场偷看谈恋爱的时候,发现沈副院长一下抓了十多对情侣。 说起来这哥们很有意思,他是福建人, 个不高, 瘦了巴鸡的,大厚嘴唇, 说话也不利落, 脑袋是那种歪瓜裂枣型的, 但很聪明,还特能吃,每天都吃得嘴唇油光光的。这家伙是个有淫心没淫胆的主儿, 看上某个女同学就会偷摸盯着人家身上看,然后拍着大腿, 我Cao, 我Cao地哇哇乱叫一气,总被同学们笑话。 不过凭他那长相,我觉得女同学也不会有大公无私奉献给他的。所以这小子就养成个毛病,热衷于偷窥别人谈恋爱,为此还专门配了个10倍望远镜。

 

         我一边打牌一边听这哥们兴致盎然地讲完,心中忽然生出一计:我们何不将计就计,捉弄一下沈副院长。我跟宿舍里在坐的各位一说,大家立刻同意,纷纷出谋划策。最终订下由我和福建同学假扮情侣表演,引沈副院长上勾,其他人暗中埋伏侍机而动。鉴于沈副院长刚抓了一批谈恋爱的,我们就决定一星期后再行动。

 

        一星期后的一天晚饭后,负责打探消息的同学汇报说沈副院长的专车放空出校门了,这意味着沈副院长今晚应该是要值班,为确保可靠, 我们在门房偷偷拨了沈副院长办公室的分机, 做实了他确实在。然后,我们马上回宿舍找了一件红色衬衣给福建同学套上, 把他的望远镜也找了个小包装好,让他挎在肩上。 我则手里拿着一本从图书馆借来的天文图册。 等到天黑得差不多了, 我俩故意从行政楼前搭肩搂腰地缠绵而过, 为的是让沈副院长引起注意。 可惜,后面盯梢的同学传来消息说没见动静。本来我们打算回宿舍打牌,可福建同学非要让我们去运动场开开眼界,大家好奇, 就跟着去了。

 

        运动场的草长得挺高, 我们就悄悄进入运动场,爬在草地上等看戏。 可能是沈副院长上次抓得太狠了, 半天没见有成双入对的人出现。等了好久, 好不容易才出现两对情侣, 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开始活动。一对是男的坐在草地上, 女的躺在他怀里,两个人使劲地又摸又亲;另一对则是先抱在一起, 然后就互搂着躺倒在草丛了,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也许大家都是头次观光, 有人竟然兴奋地笑出猪叫声来, 那两对情侣闻声立刻警觉而去。 我们就在运动场开始争论,追究是谁先暴露了目标。正在争论时, 有个视力3.0的江苏同学,人送外号"贼眼",提醒大家又有人影出现在运动场东南角了。 我们用望远镜一看,窝糟,来人不是别人, 正是沈副院长, 手里提着那长长的五节电池大电筒。

 

       确认了目标后,大家赶紧又各自进入事先说好的角色。 我和福建同学头靠头依偎着坐在草丛中, 其他七、八个同学则潜伏在我们周围。 只见沈副院长先站在运动场边的一排树后,然后向运动场观望。我怀疑这家伙以前在部队应该学习过侦察,他很快就发现了目标,然后端着大手电, 猫腰追踪过来。他走到接近我们约10米远的时候,突然打亮手电照射我和福建同学, 我立刻大喊 "来人啊!抓流氓!" 福建同学也故意尖着嗓子跟着叫。那七、八个埋伏的同学就蜂拥而出,用捡来的一片破足球门网把沈副院长罩住,喝令他跪下, 否则会打断他狗腿。

 

        这沈副院长不愧是我军培养出来的老干部, 居然危难之中报出了自家名号。 他伸手拨开破网, 用大手电乱照了一圈后, 立刻神龙活现地斥责我们:" 你们深更半夜的不学好, 躲在这里谈恋爱, 知不知道这是违反校纪的?" 我们这些人因为是头次干捉弄领导这种事,有些胆虚,就支支吾吾地回答这里都是男同学,没人谈恋爱。沈副院长不信,就用手电往我和福建哥们身上一晃, 问我俩刚才是在干什么?我拉着福建同学走到沈副院长面前,让他看清我们的脸面, 并把手中的天文图册伸到他手电光中,告诉他我们这些人是天文兴趣小组成员,正在观测星座。 这老家伙一听, 自觉无趣,便假惺惺地告诫我们这里晚上不安全,要早回宿舍休息, 然后灰溜溜地走了。我们这一群人则不怀好意地在后面嘻笑着狂拍沈副院长马屁,感谢夸赞他关心广大同学。 这次我本人还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身上被蚊虫叮了好多大包, 但是这个福建同学却很神奇, 蚊子很少叮他,即使叮了也不痛不痒不起包。

 

       当晚回到宿舍后,我们立刻起草了一篇阴奉阳违的表扬稿,内容大意是经过一件意外且不起眼的小事折射出我校良好的精神风藐: 一是感谢我们的沈副院长不畏年事已高, 抛家舍业, 倾心纠正同学们违纪谈恋爱的事。 二是表扬我校见义勇为的同学颇多, 敢于不顾安安危,随时随地会直面出现的坏人坏事。

 

      第二天, 我们去学生会要了几张大红纸, 请我班书法最好的同学把表扬稿书写在大红纸上,然后贴在学校宣传栏最显眼的地方, 吸引了大批师生驻足观看。 后来沈副院长巡视校园时也看到了表扬稿, 估什他看了心里很不爽, 让手下人偷偷把表扬稿给撕掉了。自从这件事以后,沈副院长总算有了些觉悟, 不再轻易去运动场捉恩爱鸳鸯了, 运动场也恢复了男欢女爱的生气。 只是我这个福建同学一直没什么长进,依就沉迷在过眼瘾的可悲行径中。

 

FollowNature 发表评论于
真大胆,敢捉弄领导。 要是把你俩当同同抓起来,看你们咋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