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及其它,给姚先生与卿宝

打印 (被阅读 次)

 

姚先生说到使命,卿宝也有误解,想了想,还是多说几句吧,不然误解会越来越重:)

 

“使命”对我来说担子沉了点,它常跟丰碑连在一起,当然现在也被赋予了贬义。不管哪一种,我这小身板担着都费劲。说白了,就是写作动机或目的而已,有人闲来无事打发时间,有人愿意分享读书心得,有人因某些人、景、事的感召,等等,多了。我呢,在大环境下忍不住、气不过开始写新疆,每一篇都是有感而发,目的主要有两个,一个是为了让没去过新疆的人了解那里,另一个是希望有大人物看后能引以为鉴、调整政策。我就一小民,没有机会进谏大人物,盼着能借文章“上访”。相对于使命,我更倾向于小谢说的责任感。本就没几个人写,在那个偏远的地方写了也没几个人看,网上的新疆游记大部分只看景吃肉,走马观花,总觉得可惜。以前总盼着有高个出来顶着,盼到了几个,但声音不够大,几个重要的方面也没人说,我猜不是不敢就是被和谐了,既然我在言论自由的地方,也找不到别的高个,只好我来说吧!

 

如果姚先生把这当作使命而不屑于看,我的玻璃心就有点受伤,我多喜欢姚先生元曲小令般的韵味呀!不过我也没读全姚先生的文章,有些题目比较偏激的就没点开,也就扯平了,嘻嘻。

 

我相信姚先生情系故土,爱之深责之切,在自环为私的小情调中也露出忧国忧民,细腻敏感中也偶而豪情一下。我觉得姚先生绝大多数文章都属于言论自由,除了关于日本侵略、南京大屠杀的言论,那些被人痛扁,也该扁!以为:)姚先生担心我被请喝茶,嗯,有几篇可能惹事,写的时候也考虑过,所以尽量隐去私人信息,如果实在躲不过也就只好认了。姚先生一片苦心,我没明说,但心里十分感动,因此回贴中忍不住感慨多了一些。

 

卿宝对这一点不理解。言论自由大概是八零后成长的主基调,可稳定第一是八十年代末至今天新疆的主基调。你们都抱怨网墙,可新疆还多一层墙呢!申请国外学校在网上面试都得跑别的省去用那里的网!你们4G的时候新疆只允许3G甚至2G,现在你们5G了,还没体验过新疆是多少,也没想着问。我文章中对胡耀邦、王乐泉的不满是没有遮掩的,对江朱、胡温两届的不满也是显而易见的,对现任也有报怨,对曾经的民族、经济政策诸多妄议,这还不够喝茶吗?在新疆,作为一个汉族,给政府添乱、造成不稳定因素就足够被谈心了。

 

关于回新疆,我回去看了写给姚先生的回贴,估计是当时没把曾想海归与回新疆分开写,造成误解了。这得从更早说起。改革开放以后,新疆的汉族年轻人陆陆续续地能走的都走了,没走的大多数是没门路的,小部分是心甘情愿建设边疆。我父母一直都希望我们能离开,他们觉得是自己当年的选择连累了我们,但他们自己却想留下。我在新疆工作时联系过内地单位,正赶上政策不让迁户口,没办成,也就只有出国一条路,但一直犹犹豫豫、一天想一天不想的,直到在北京住店被拒才火冒三丈地彻底下了决心。之后在海关又因新疆签发的护照被严审差点误了飞机,气得我冲着收走我护照的那个小伙子发脾气地说:你们不就是看我拿的是新疆发的护照吗?今后我就不要了!在通过海关的那一刻只想着再也不回国,连衣袖都不愿挥,飞机起飞时感觉就像胜利大逃亡。也真八年没回,尽管没几年就拿上绿卡,感谢小布什宽松的移民政策。

 

到2009年乌鲁木齐爆乱,各大媒体一边倒地替暴徒隐瞒,恍然明白了天下乌鸦一样黑,甚至更黑,真有点信仰破灭。再加上一些别的事,我动过海归的念头,也是犹犹豫豫、有一搭没一搭的。国内我最钟情江南,但我联系的人给我看规定,除杰出人才外,人只要35岁以下的,所以对歌词祖国“嫌我年纪大”很有感触。有点受打击,不要就算了,这边山青水秀的小日子也不错,就这样过吧。

 

但新疆却越来越失控了,汉族对中央越来越失望,无心再像以前那样凭着一腔热血去守护。到2014年回去,父母要我陪着看墓地,告状似的说其他几个都不同意买在新疆,指望我说服姐弟们。我当然也坚决反对,告诉他们从我在国外了解的情况来看,疆独势力太大,新疆恐怕不保,总不能将来扫个墓还得出趟国。我们姐弟几个达成一致,可父母执意要葬在新疆,后来他俩自己去看的墓地。2015年我妈病危,又回了一次,那时到处都是军警、安检,我们几个接着劝他们离开,还是不听,非说国家已经知道管新疆了。2016年回去时我爸一个人住,我又劝,没想到我弟居然改了主意,爷俩统一战线。那年北疆已经安全了,可以说见到好转,可我还是不放心,毕竟跟CNN等报道的大相径庭。到2018年,街上认识不认识的人都兴高采烈、喜气洋洋的,还亲眼看见南疆也安全了,太出乎意料,终于确认新疆不会独立。

 

我一个朋友在这之前去世了,是因公累出心脏病,拖了几年没治好。几次回新疆都见到人们在不同的行业里超负荷,除上班之外,很多都得轮流住在办公室值班,一个个累得快瘫了,可也只能硬撑着。还有很多人不得不上山下乡,没办法照顾孩子、老人。高考的重要性排在安全之后,有好几年,中小学都比内地早放好几个星期的假,为的是避开几个重大事件。可这些娃得参加一样的高考。那时还没网课,不想放养就自己花钱去上补习班,这在结亲之外又比别的省多出一份开销。

 

2018年在南疆轮台胡杨林里,面对黄沙中一棵棵枯死也不倒、倒下也不朽的胡杨,我泪流不止,忽然心生回新疆的念头。思前想后的,最后决定再熬些年,争取早点退休后回。在新疆已经没房子了,就计划干脆每个地州都租房住一阵,来个汉族式的转场。我自认为对新疆是真爱,但一把年纪了,已经不能再爱得如年轻人那么猛烈,得考虑房子、孩子。当年房子说不要就不要了,让我后悔不已,后来就把房子看得重了,况且我又不是什么大拿,就一个小硕士,得小心翼翼地保现有饭碗,也是为了还房贷。

 

对新疆割舍不下,不只我,基本上在新疆生活过的都这样,哪怕嘴里恨恨地说再也不回去的也时时惦记着那里,这一点外人很难理解。究其原因,我想可能就像一家里最体弱多病的那个孩子,总是得到最多attention。我从小就懂得那里是边疆、会打仗,需要保护她,也从小就体验在缺水的戈壁滩上干什么都难,每一丁点儿成果都来之不易。在新疆时我又气又爱,离开了就边庆幸边内疚,看着她一条条路修平了、一幢幢房盖高了,为她高兴的同时也失落,这些成就没自己什么事。

 

新疆缺人,而且我小时候就习惯了老有大人在我家争论个不停,所以看论坛上的争来争去,虽然有时候也生气,但不会因为谁观点不一样就你死我活。甚至对犯人我也是这个态度。很多人说新疆犯人多,那算事吗?那么缺人的地方,犯人也是劳动力呀,只要他们肯在戈壁滩种树,我就认为他们对新疆有贡献。罪行是罪行、贡献是贡献,各归各分清就好。我赞成让犯人劳动改造,这是双赢,在这点上千万别当圣母。

 

我不喜欢在中美之间站队,毕竟对两边都有感情,两边都有我认可的,也都有我不认可的,我尽量做一个纽带,让美国人看到中国的好,让中国人自信的同时也看到我所理解的美国的精华。另外,我以为来中文网站的都留恋故土,靠着母语扎堆怀旧,这是人之常情。

 

就补充这些吧,是会消些误解还是又造成新的?唉,读书人读文字也常误解,都是文字排列组合出歧义的过。要是论坛有电话会议的功能,是不是能省些打字的时间?

 

2022年6月21日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