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套筒

Nothing comes from nothing.
个人资料
正文

登雷尼尔山纪实 【5】 夜宿穆尔营地

(2015-09-28 18:07:13) 下一个

穆尔营地是在半山中的山坳里,距离天堂4.5哩,高度增加近5000呎。穆尔营地有几个木板搭起的简易房屋和山径上唯一的厕所。这些木屋分别属于RMI和其他的登山公司。通常这里是登雷尼尔山的登山者第一天的目的地,我们今天也要在那里休息,夜里24:00出发登顶。

RMI的木屋里有三层上下铺,满额入住人数是16,每个铺位上已经铺设好塑胶床垫。很多人因为到了营地非常疲劳,就直接找好铺位躺下了。向导们有另外一个小木屋。

18:00左右,向导头彼得和泰勒来到小屋和大家交待明天的天气情况,行动计划,注意事项和新的编组情况。虽然有天气预报,他们还是说明天出发时穿什么行装,要明天早上再告诉大家。

另一个向导头泰勒问了大家两个问题,他没有等大家回答就直接给出了答案。其一是你登顶之后,你油箱里还应该有多少燃油留下,他的答案是50%。向导们都喜欢将人和汽车的引擎以及人身上的能量和油箱里的油相比,这大概是RMI的习惯。另一个问题是我们是否应该根据每个人的不同情况来编成快慢两个队,他的回答:不是,我们只有一个队,一个所有人的速度是一样的队。对于这一点,我颇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我并没有说出我的观点。

泰勒嘱咐大家不管睡不睡的着,都应该躺下休息。为了给大家宽心,他又接着说,睡不着也是正常的,如果休息好了,即使没有睡着也OK。

8月的穆尔营地,虽然海拔高度有10060呎/3066米,夜里并不觉得寒冷。因为没有什么睡意,我躺在睡袋里,考虑着明天登顶所需要注意的事项,并将明天需要携带的物品以及穿的行装在大脑了罗列了一遍。起初最让我担心的登山靴不合脚和打血泡的问题,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明天可能会再次出现的肌肉痉挛,它就像是个梦魇一样,我无法将它从脑海里驱赶出去。我尝试着在睡袋里将两腿使劲伸直,右腿的肌肉立即发生痉挛。疼痛中,我弯曲着身体和腿,试图按摩右腿的肌肉。手接触的地方都是一片僵硬,由于疼痛而不能按摩。几分钟后,肌肉痉挛才消失。在黑暗中,我睁着双眼,明天可能出现的肌肉痉挛让我感到无可奈何和恐惧。

在穆尔营地RMI的小木屋的睡袋里,我度过了在整个登山过程中心情最郁闷的时刻。我第一次强烈地感觉到我极可能与登顶无缘,只是不知道这将会是在明天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发生。

我始终是清醒的,没有睡着。感觉我并不是唯一没有睡着的人,我身边来自密西根的帕特里克也没有睡着,只是他没有我的担心。

向导在23:00开灯叫醒大家,我们有一个小时做好所有的准备工作,包括早饭,清理随身携带的背包,穿上“马具”,冰爪。睡袋和多余的食物以及多的鞋袜衣物等就留在营地。为了减少重量,我将需要随身携带的食物的数量减至最小,有些我估计不会吃的东西,包括一包牛肉干,我都留了下来。可带可不带的衣物我也都留下。这样背包比从天堂出发时轻了不少,大约只有20-25磅左右。背包的重量减轻极大地减轻了我膝盖和腰背上的压力。

大家起床的时候,十几个人同时挤在一个比一个皮卡车箱面积大不了多少的狭小空间里整理背包,穿登山靴和带冰爪。同时还有人在两个热水筒里接热水和在两个冷水筒里给随身携带的水瓶灌水。真是拥挤非常,但是大家还是互相谦让,忙而不乱。

为了避免可能发生因为缺水造成的肌肉痉挛,起来之后,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大量饮用从从热水筒里接的热水。还就着热水,吃了一个冰冷的鸡蛋肉饼夹面包,然后还就着热水吃了半包干果和水果干。自我感觉还不错。

我的双脚上因为在第一天出发以前,在脚后跟血泡初起的时候,贴了治疗血泡的药用胶布moleskin,情况没有进一步的恶化。今天起床的时候,我又将药用胶布更大面积地贴在脚后跟上。

之后的情况表明,背包重量的减轻,大量喝热水和在脚上贴防治血泡的药用胶布,保证了我身体的正常状态和发挥。

图5-1. 从穆尔营地远望

 

图5-2. 穆尔营地下面的云海

 

图5-3. 向导的小木屋

 

图5-4. 向导头召集会议

 

图5-5. 木屋内部三层铺位

 

图5-6. 从穆尔营地向上瞭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老山客 回复 悄悄话 抽筋是脱水和电解质紊乱的问题,RMI有的向导不错,有的不好。敬候下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