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套筒

Nothing comes from nothing.
个人资料
正文

登雷尼尔山纪实【6】 失望的砍刀路线

(2015-09-30 10:15:09) 下一个

从穆尔营地到顶峰之间大约是3哩左右崎岖陡峭的山路,高度变化大约是4300呎。路上一共要休息3次。第一次是在英格拉哈姆冰川的一角英格拉哈姆平地(Ingraham Flats),海拔高度是11100呎。大约是从穆尔营地出发1小时后到达,休息时间是10分钟。第二次是在“失望的砍刀”(Disappointment Cleaver)的上端,海拔高度是12500呎。大约是从英格拉哈姆平地(Ingraham Flats)出发1小时40分钟后到达,休息时间也是10分钟。第三次是从“失望的砍刀”的上端行进1小时之后到达的一个临时的休息地点(以往的第三个休息地点“High Break”,海拔高度为13500呎,因近年来路线更改已不再经过),休息时间同样是10分钟。最后用1小时登顶。

与向导头泰勒的观点不同,我认为如果是从登山者的角度出发,为了保证大多数登山者能够顺利登顶,所有登山人员应该根据体力编组,也就是分成快慢两个组,每个组的人数可以根据情况定。慢组并不一 定就是走的很慢,只不过是多增加一,两次休息,时间也是10分钟左右。当然这样会增加向导们的工作量,并且也会给组与组之间的协调增加困难。如果一定要将所有的人都编成速度一样的组,那就应该再增加一次10分钟的休息。

向导头彼得的理论是人体就像引擎一样,引擎一旦启动,就应该让它保持运转,不要轻易停下来,如果停了下来,每次停止时间不能太长。所以我们至少是一个小时才休息一次,每次休息的时间不超过10分钟。

RMI 的向导头都有多年的经验,在每年的登山季节,他们每5天就要登一次雷尼尔山,工作4天休息1天。而且,他们大部分人都有在世界上其他大陆登山的经历和记 录。彼得有多次登顶雷尼尔山和阿拉斯加的麦金利雪山的经历。我想这个理论一定是有它的依据,但是它是否更适合于年轻人,它确实不适合我。我这台老引擎需要每小时停一下,加点油水。如果山径过于崎岖和陡峭,休息的间隔还可以短一些,比如说每45分钟休息一次,每次5-10分钟。

我后来比较登雷尼山和以前登过的惠特尼山和富士山的困难程度,觉得登雷尼山时不能按照适合于自己的体能和习惯的步伐和速度走山径,以及不能根据自己的身体状态来选择休息时间是对登山者最大的挑战。这是后话。

穆 尔营地之后,我们就不能使用登山杖了。但是临出发之前我发现除了我所认识的向导以外,还有几个人也带着登山杖,我问克里斯我是否也可以带登山杖,克里斯说 只有向导才能在冰镐之外还可以带登山杖,其他这几个人都是泰勒小组的向导。我估计这是出于安全的考虑,因为在许多地方,一只手需要用来抓住绳索,对于一般登山者来说,在登山杖和冰镐之间的不断调换,一是耽误时间,二是容易出危险。背着20磅的肩包走陡峭的山路而不用登山杖,让我觉得困难和紧张。

从 穆尔营地出发时,所有的登山者编成若干个3人的小组,每组由一个向导带领。根据昨天的分组,我是和向导克里斯及拉斯维加斯来的迈克一个小组。三人由一根长绳子连在一起,两人之间的绳子长度约20英尺左右。根据我们前天的雪山课程,在较平坦的雪地上两人之间的绳子的最大长度是20英尺,而在陡峭的雪山和岩石 路上两人之间的绳子长度是6英尺。从20英尺到6英尺之间的转换是我们根据向导的口令将绳索绕成线圈再拿在手上。

到达第一个休息点英格拉哈姆平地(Ingraham Flats)时,我感觉还不错。心想这才开始,一定要谨慎小心,不敢掉以轻心。后来我知道,泰勒小组和彼得小组共有4个登山者到了英格拉哈姆平地后,感觉不能再坚持下去,决定返回。他们是由泰勒手下的向导陪同返回的。因为是在冰川上,安全第一,所有人员的活动都必须要有向导陪同。

从英格拉哈姆平地至“失望的砍刀”上端之间的崎岖山径,是雷尼尔山的“失望的砍刀 ”路线 (Disappointment Cleaver Route)中最挑战体能的路段。在规定的1小时40分钟内,中途不休息,一口气走上去。没有我习惯依靠的登山杖的帮助,只有短短的冰镐,并且穿着带有冰爪的 笨重和僵硬的登山靴;在陡峻的山脊上各种各样的石烁和石块上行走,保持身体的平衡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因为道路过于崎岖,脚下不稳,我至少摔倒了两次, 还有几次我都险些跌倒,仅是用手和冰镐着地才勉强支撑住身体。摔倒之后要尽快爬起来,因为不能让走在前面的向导克里斯改变他行进的步伐和等待。在行走中我没有回头,但是听见走在后面的迈克至少也摔倒了一次。

背着20磅左右的肩包,在如此陡峭和崎岖的山径连续行走1小时40分钟,并且还要和前后的登山者保持固定的距离,我觉得这已经接近或超过了我体能的极限,而且这确实也是我不幸的膝盖所能承受的最大挑战。

在这1小时40分钟里,是在我所有的运动生涯里,第一次失去了对时间和距离的感知和跟踪,我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我满脑袋想的就是如何才能跟上走在前面的向导克里斯,如何保持前面的绳索不至于太紧和太松,每一步如何才能够踩好落脚点,如何才能站稳脚, 如何才能不摔倒。向导还会根据地形来发指令改变每两人之间绳子的长度,由于大部分的山径都是接近于45度的陡坡,大家时常要手脚并用,在很多情况下,绳子的长度都是6英尺。

黑暗中,当我们来到一片陡峻的山脊上,彼得叫大家停下来休息时,因为山脊上几乎连一呎见方的平地都没有,我还以 为是临时休息,询问向导克里斯这里离“失望的砍刀”休息地点还有多远,克里斯说这里就是。我十分震惊,不敢相信我们已经在第一次休息之后又走了100分钟。我感概地对克里斯说这段路可真难走啊,他回答说:是的,这段路是整个登顶路线中对体力最具挑战的部分(most physical section) 。我心里十分欣慰我们已经走过了最困难的路段。

在头灯的照耀下,大家在陡坡上挤在一起,放下背包并立即取出羽绒衣穿上,然后才坐 下来喝水和吃各种补充能量的零食。所有的向导聚集在一起商量下一步的情况。在寒冷的黑暗中,我隐隐约约听到彼得说到我的名字,他是询问克里斯我怎么样。感谢克里斯的信任,他说我完全没有问题。彼得回答说他相信克里斯的判断。10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彼得告诉大家我们要重新编组,因为同行的托尼,亚当和另外两 人决定返回,克里斯要陪伴他们下山。彼得要我和来自密西根的滑雪能手帕特里克同他编入一组,上一组的迈克则要编入另外一组。

我确实觉得我已经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刻,自昨天大腿肌肉痉挛以来,第一次在心里感到有些轻松,觉得自己登顶成为可能。当彼得关切地问我感觉如何时,我充满信心的告诉他说,我觉得很好,大腿的肌肉没有抽筋,也没有服用他给我的止痛药。

图6-1 失望的砍刀路线途中景色之一(以下照片均为下山途中拍摄)

 

图6-2 失望的砍刀路线途中景色之二

 

图6-3. 失望的砍刀路线途中景色之三

 

图6-4. 失望的砍刀路线途中景色之四

 

图6-5. 失望的砍刀路线途中景色之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