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苏必利尔10日(8)松,雨,及结束前的惊喜

(2020-08-14 18:01:18) 下一个

天气预报说第二天下午有雨,所以我们计划早走早到早安置。

一整天也确实是阴沉沉的。还是最不讨喜那种阴沉,只是没有蓝天白云和轻风,太阳透过薄薄的云,余威也让人感觉到晒,让走路的人汗流浃背,甚至晒得吹过的风都热嘟嘟潮乎乎沉甸甸的。

灰蒙蒙的天之下,不仅景物的色调变得暗淡,一眼望去,湖山和林都显得严峻冷漠。被松萝侵蚀了下层树枝的松树,象鲁迅笔下的枣树一样,默默地如一杆,不,是无数杆枪,笔直地刺向苍天。

还让人痛快地玩耍嘛。

 

说起松,这次旅行对松树作为取景良伴的感触极深。松和柳大概是摄影者最喜欢的两种树。哦不要说那些树以花芳的玉兰桃梨樱诸类,那是花美,不是树。唯有松柳,松以刚峻峭严弄景,柳以温柔搞怪媚人。

一般的树就是树冠树干而已,树枝多半是斜着向上长成个大脑袋,形状都差不多。松树就很有个性。要么一根细竿直上青天,要么横着伸出几根,多半长得比最顶端的树冠还兴盛,如蹈如舞,如揖让如拒敌。晴天里衬着蓝天白云固然好看,阴天里也自有一番庄重不凡。

松应该是在没什么土壤的石头上最早扎根的一类。苔藓在石上立了足以后,大概就是贴地的矮松落到苔藓上就生根发芽,然后两家互利互助,共同发展。桦树枫树杨树什么的应该是再后边才来的。不记得这回见过柳树,湖边是石头的天下,没有它们依依招摇的机会,林子里大家都拼拿往天上争阳光,柳树这种往下垂的也不成。

扎好了营,冰冷的湖水里撒了通欢,又早早吃了饭,看看表,下雨的时间已经到了,结果头顶上一拨拨的乌云驰过,一朵有雨的也没有,一忽儿竟看到几条缝的蓝天。既然它不下雨,手机也没信号,大家自不肯早早进帐篷睡觉,倒也不敢到处乱走,竟变成懒懒散散闲聊着硬着头皮等下雨了。

天快黑的时候,雨终于下来了,就好象天快亮时楼上第二只靴子落地一样,大家心满意足地开睡。

天明,头顶上依然水滴打得呯呯作响,湿了呱唧的,谁也不想起来做饭。听着旁边帐篷里悉悉索索作响,还真有忍不住的,一会外边惊喜地喊,嗨,雨停了耶。

捧着炒面到沙滩上吃,我感慨地说,这一趟,老天对咱们真的是不薄啊。话音未落,手里一滑,那碗竟直接扣到了沙滩上。大众笑得打跌道,你嘴里谢天公,怎么一碗饭却奠了土地。

雨后的盘丝洞

谁也不知道这白白嫩嫩的东西是什么。

这一天的最后一个亮点,也是我们此行的最后一个亮点,是在我们跑去沿湖路出发点那个吊桥去打卡后的事。 

回来经过路标的时候,有人惊喜地喊,哎小那谁,这不是你前天丢的那个手套么?

两天前,队友在10几公里以外丢掉的手套,竟然出现在这里。我不禁又大大感叹了一回,当然这回注意了,先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再感叹。捡个手套,带到十里之外的人来人往处挂起来,最大限度地增加永不会谋面的失主复得失物的机会,真的是叹为观止。

好人常有,聪明的好人就可贵,深谋远虑用心良苦,只为行出一善的好人,尤其难得。

这一天余下的时间里,不知道大家如何,我是莫名其妙地很振奋。后来回想,大概就是在这时,大自然百年后再次甩起了惩罚之鞭,人类又在几十年的和平发展后全方位国家间本国内变着麻烦儿地花式自找麻烦。对自然对社会都忧虑惶恐的大环境里,那只挑在空中的手套,就把善意和智慧这两样当今这个世界最稀缺的珍宝完美无缺地摆在我面前,使我这个乐天派本来傻呵呵的老神在在,变得有几分聪明睿智了似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Notice: Undefined index: comments in /pub/www/beta.wenxuecity.com/www/cache/smarty/compile/blog/b3d7e40f1362685ccedd5525c51ba1afbccd0765_0.file.blk_article_post.html.php on line 132

Notice: Trying to get property 'value' of non-object in /pub/www/beta.wenxuecity.com/www/cache/smarty/compile/blog/b3d7e40f1362685ccedd5525c51ba1afbccd0765_0.file.blk_article_post.html.php on line 132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