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逃犯被执行死刑,母亲:以为他早死了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17年7月8日,逃窜6年的姚常凤在湖南怀化被捕。

在过去6年里,姚常凤杀了4个人,强奸了13名女性,其中未成年女性有7名,最小的一位只有7岁。

人面兽心

姚常凤第一次杀人时刚满20岁。

那是2011年12月1日的下午,姚常凤一番勘探后,确认隔壁只有小芹一人在家,于是骗其开房门,将其掐晕进行强奸。

在姚常凤作案时,何家小儿子小飞回了家。

发现小飞后,姚常凤立马将其拖入室内用菜刀残忍杀害,为了灭口,昏迷中的小芹也死在了姚常凤的菜刀下。

之后姚常凤将作案菜刀丢到出租屋房顶后扬长而去,只留下两具年幼的尸体横列在出租房中。

事发时,被害的小芹7岁、小飞5岁。

何家大人回家发现这一惨事后立马报了警。

接到报案后,绍兴新昌县警方立马通过尸体上的DNA进行比对,很快便确认姚常凤就是凶手。

确认凶手后,警方立马对姚常凤展开了追捕,每天24小时轮班蹲守各处交通要道,姚常凤的老家湖北宣恩红溪村也被警方重点盯哨,但许久后依旧没发现姚常凤的丝毫踪迹。

追捕无果后,在2012年6月12日,警方根据姚常凤的信息发布了通缉令。

在通缉令中,警方描述了姚常凤的特征:“身高162cm-165cm,中等身材,圆脸,肤色较黑,眉毛浓长,惯留短发。”

据姚常凤事后交代,当年他杀害小芹、小飞后立马跑去了县城中的废弃房屋中躲避,待风头稍过就逃进山里躲避追捕,几乎不与人往来。

2012年7月5日,逃至老家湖北的姚常凤,在途经河道的小路上发现了一名独行的小女孩,姚常凤再次作案。

为了防止女孩逃离报案,姚常凤逃跑时将多块大石头压在女孩胸口,之后几日女孩才被发现,死因被鉴定为:“严重胸部外伤引起呼吸循环衰竭而死。”

小女孩遇害时,离她的9岁生日只有四天。

在湖北杀人后,姚常凤再次潜入深山躲避追捕,之后又谨慎地跑去湖南龙山进行藏匿。

2013年2月18日,在龙山藏匿期间,姚常凤再次伸出毒手,用水果刀挟持了一名15岁的独行女孩进行强奸,在遭遇激烈反抗后,心狠手辣的将其分尸掩埋。

之后姚常凤逃入重庆梁平。

2015年期间,在重庆市梁平县石马山公园等处,姚常凤尾随两名女性实施强奸。

多次得手后姚常凤越发大胆,在2016年3月到8月期间,短短半年里姚常凤便犯下了5桩强奸,其中3桩的受害者都是未成年人。

之后一年,无法无天的姚常凤继续在重庆作案,2017年继续通过尾随等方式对3名女性实施了强奸。

因姚常凤每次作案地点都极为隐蔽,行动也极为谨慎,即便警方极为努力地抓捕,姚常凤也始终没能落入法网之中。

逃窜多年以来,为了防止被抓,姚常凤常年骑着自行车行动,平日就住在山洞、桥洞等人迹稀少的地方,平日依靠翻翻入学校偷盗财物为生,先后实施了42起盗窃。

天网恢恢

姚常凤屡屡得手,让警方极其气愤。

但对警方而言,姚常凤的抓捕难点却有着三个:

首先,姚常凤自幼在农村长大,对野外生活十分了解,平日在山中依靠便可自给自足,无需与他人接触,这大大降低了他被发现的可能。

其次,姚常凤作案对象与地点都经过细心挑选,全是个子矮小的独身女性,作案地点也十分僻静,几乎无法被发现,作案时间也不固定,几乎不存在作案规律,这让警方无法通过蹲点等方式对姚常凤进行抓捕。

最后,姚常凤警觉性极高,反侦察能力极强,即便偶有行踪被警方发现,也往往能在追捕圈合上之前逃离而出。

在新昌追捕期间,警方曾多次对其进行围追堵截,但都以失败告终,往往刚一完成合围,一去便发现姚常凤已经逃离。

这些特性让警方虽然屡有姚常凤踪迹,却始终难以将其抓捕归案。

对于姚常凤,一直负责此案的张警官评价道:“他的野外生存能力特别强,之前他在半山腰找了一处地方,那里长着灌木丛,他就在那挖了一个洞,两边用石头当梁柱,顶部用灌木覆盖,那洞很隐蔽,就算一旁有人从这里经过,也不会轻易发现这里有个住所,而且他往往不止在一个洞窟生活。”

姚常凤凭借谨慎在外逃窜了6年,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几年追逃下来,姚常凤终于还是露出了马脚。

2017年7月8日,在湖南省怀化市沅陵县七甲坪镇,姚常凤准备再次作案,这一次他将目光瞄向了公路上一个11岁的女孩子婷婷。

那是早上7点左右,婷婷在50岁的奶奶带领下去往镇上学舞蹈课。

因婷婷走得比较快,奶奶一直落在婷婷身后,但因相隔不远,奶奶并未太过在意。

但没想到的是,在奶奶一晃神后,突然发现自己的孙女不见了。

发现孙女不见后,奶奶连忙沿着公路呼唤着孙女的名字进行寻找,但始终没有发现孙女的踪迹。

在途经一家加油站时,奶奶拜托了一位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全新进行寻找。

全新和奶奶坐上一辆车,开始沿着公路继续搜寻,没开出去多远,奶奶便让他把车停下。

原来,奶奶在公路旁的河滩附近发现了自己孙女的一只鞋。

全新立马下了车开始去往河边查探。

这是一片花生地,没找多久,全新就发现地上有着一大片的痕迹,而且河滩下面有着什么动静。

警觉的全新立马意识到事情不对,马上大叫道:“是谁,出来!”

这一喊将姚常凤喊了出来。

发觉事情败露,姚常凤慌了神,立马推开婷婷就想往公路上逃跑。

全新接住婷婷,发现她的背部的衣服已经全部撕开,上面也全是血痕。

将婷婷拉给一旁的奶奶后,全新马上对姚常凤进行的堵截,始终不让他上到公路。

姚常凤因对此地不熟,追逃下始终无法逃离。

见一时无法逃脱后,恳求地对全新说道:“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全新自然没有答应,呼喊着让更多人过来。

此时追捕已经有一会了,这边的动静也引来了许多人前来观看,围观的人足有一百多个,参与追捕的也有十来个汉子。

对于抓捕姚常凤的经过,参与抓捕的陈明说道:“他一会从河道里向河滩的树林,一会又从河滩的树林里跑进河道,我们追了大概三四十分钟,后面他看人太多了就跑进灌木丛里想躲起来。”

姚常凤的躲避并未让自己逃脱,见姚常凤迟迟不出来,众人纷纷捡起石头往灌木丛里砸。

如冰雹般的石头雨将姚常凤砸了出来,此时他依旧不愿放弃,马上往河边跑,想跳河跑路。

一旁静待已久的大汉们没给他这个机会,直接将姚常凤扑倒在地,用皮带捆了起来,全新描述了当时的情况:

“我们把他扑倒后,先找了条绳子绑住了他,但我看他粗壮,有点不放心,就把他的腰带抽下来,系在了他的脖子上。”

对于抓捕姚常凤的过程,全新觉得 惊心动魄:“后面才知道他身上有人命,幸亏他身上当时没有凶器。”

随后接到报案的警方赶到现场将姚常凤逮捕归案。

姚常凤被抓后,一直追捕他的三省四地警方对姚常凤系列杀人强奸案相关事宜进行研讨。

2017年7月10日,经过警方研讨,姚常凤奸杀案交由绍兴新昌警方负责。

罪犯之死

姚常凤捉拿归案后,在警方的多方审理调查下,姚常凤的人生画像慢慢浮现了出来。

1991年出生的姚常凤小时候很不聪明,8岁多才开始读的小学,中途还因学业太差而留过级,一直到16岁时才小学毕业。

因天资愚钝,姚常凤自幼便饱受嘲笑,所以性格孤僻冷漠,很少与他人来往,和女孩接触更是极少。

据姚常凤老家的村支书向明辉介绍,姚常凤的父亲姓汪,是姚家的上门女婿。

在姚常凤10岁那年,他的父亲强奸了他母亲同父异母的妹妹,之后姚被判入狱,不久后就在狱中死去,这件事让姚常凤更为孤僻。

小学毕业后,16岁的姚常凤跟随老乡去往浙江新昌打工,在轴承厂干了4年,收入只有一千多块,平日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没有娱乐活动,也很少跟人联系,手机通讯录里面只保留了个位数的联系人。

姚常凤刚犯案时,姚常凤的母亲一点也不相信自己的儿子犯了法。

向明辉回忆当时情况说道:“母亲开始不相信儿子犯法了,新昌公安局的人过来之后,证实了一些信息之后才相信,后面村里有传言他回来过,但人见过。”

孤僻、冷漠是别人眼中的姚常凤。

对姚常凤而言,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

对于自己犯下的错,姚常凤没有一丝愧疚。

谈到自己杀害的第一女孩,姚常凤很是淡漠:“杀人是怕她和她弟去告密。”

问道以何种标准挑选作案目标时,姚常凤淡漠地解释到,自己个子比较小,所以专门挑单身身材瘦小的,方便控制。

对于那些受害者,姚常凤没有太多印象,“ 没在意漂不漂亮,只是她们都落单了。”

相较于自己的罪行,姚常凤反而对自己住的地方更为在意。

据姚常凤交代,他很喜欢重庆梁平,如果不是被抓,他要一辈子都呆在那里。

他曾在重庆梁平的深山里搭建了自己的房子,小小的山洞里,姚常凤区分出了厨房与生活区,对他而言,这里不只是一个躲藏的地方,还是一个家。

通过在山上种植蔬菜和辣椒,姚常凤几乎不用与人交流就能自给自足,平日就靠打猎与种植生存。

对这种生活,姚常凤很是满意:“我读山有一种熟悉感,越是原始的山,我越喜欢。”

可能自己的无忧时代都是在孩童时的农村山野,所以姚常凤对重庆的住处很是在意。

在姚常凤居住的山洞里,200多本书整齐地放置在生活区里,书籍的内容多是初中的言情小说与各种杂志。

据姚常凤交代,这些年里他因害怕被抓,所以一直没敢使用手机,平日便依靠这些书籍来打磨时间,消遣娱乐。

他说这些书都是从重庆一所学校里偷出来的,他偷了这所学校整整一年,除了书,钱也偷,最多的一笔偷了2000多块。

在姚常凤第一次作案后,警方发现了他遗留下来的银行卡,里面有1.9万元。

这是他打工四年存下来的钱,之后在潜逃期间,这张卡里的钱,姚常凤一分没动过。

对于这个行为,姚常凤解释道,他看过电视,他知道取钱是会被抓的。

姚常凤被抓获归案后,各级检察院启动重大案件提前介入机制,对姚常凤一案进行司法引导,希望让其更快进入司法审判程序,早日伏法。

2017年8月14日,新昌县检察院依法对姚常凤批准逮捕。

2018年10月,绍兴市检察院在侦查机关以故意杀人、强奸、盗窃3个罪名移送审查进行公诉,之后经审查增诉侮辱尸体罪。

对于姚常凤,检察院指控道:“姚常凤持刀或徒手故意非法剥夺4名未成年人生命,并对其中2名未成年人尸体进行侮辱,又违背妇女意志,以暴力、胁迫等手段强奸妇女,且有奸淫多名未成年人甚至不满14周岁幼女等严重情节,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秘密窃得在校中学生财物,数额较大,纵观其主观恶性极深,犯罪后果特别严重,依法应予严惩。”

2019年4月15日,绍兴市中级法院对检察机关指控进行审判,判决被告人姚常凤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侮辱尸体罪、盗窃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20年4月23日,经最高法院核准,姚常凤执行死刑。

2021年8月17日,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一纸财产强制执行,宣布了姚常凤一案的最终落幕。

“本院依据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2018)浙06刑初51号刑事判决书,于2021年7月13日立案执行被执行人姚常凤故意杀人罪罚金刑一案。执行中,本院从被执行人姚常凤银行帐户存款中扣划了人民币5000元作为罚金上缴国库,本案已全部执行完毕。”

直至今日,姚常凤的母亲也不愿提及他。

对于儿子,她说道:“他很早就去浙江打工了,中间也就回来过一次,和我几乎不说话,对他我一点都不了解,他逃跑期间我们都以为他早就死了。”

结语

姚常凤无疑是一个狡猾而隐忍的罪犯。

潜逃6年里,他蜗居深山,流窜四地,依靠双脚在山里秘行,在有人烟的地方几乎找不到他的踪迹,只有在犯案时才会短暂出现。

但在警方与群众的合力下,这个在人间行走的罪犯还是迎来了自己应有的结局。

在姚常凤被捕后,在警方不舍昼夜的审问下,姚常凤心理防线被攻破,交代了52起隐案,并指认了多处犯罪现场,这些证据在之后都成为姚常凤判处死刑的铁证。

距姚常凤被捕仅隔三日,刚忙完姚常凤案件审理的警方便立马召开了见义勇为表彰大会,将悬赏的20万奖金当场交给了11名参与抓捕的群众。

见义勇为的全新对此很是赞叹:“警察同志些真辛苦,才忙完案子就来给我们发奖,真是一落千金,为警方点赞!”

其后,根据警方辛苦审讯出的材料,检察院与法院等机关用最快的速度与最无需质疑的铁证,依法让姚常凤得到了应有判处。

姚常凤案结束后,新昌专案组成员张飞警官说道:“很感谢当地群众,非常有血性的湖南人民打了一场漂亮战。”

张飞警官的搭档赵玉汀警官则在一旁调侃道:“群众辛苦了,你也辛苦了,这几年为了抓他,你哪天睡好过?哪次不是一有消息就从老婆被窝里跑出来哦?”

法网恢恢,或许有罪犯能凭借狡猾与隐忍暂时逃脱法律的制裁,但在警方与老百姓的合力下,一切的罪行都绝不会被姑息。